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永恆之神
永恆之神 連載中

永恆之神

來源:google 作者:半壺清水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帝蒼天 秦向天

一本神典引發了背叛與殺戮,或許是命不該絕,秦向天轉世重生,重活一世,帶着復仇的執念,勢必斬盡一切背叛、謀害之人!這一世他準備活出自己,紅顏知己,快意恩仇;經歷了諸多磨難,大徹大悟之後,他終於明白,究其根源是命運不公,天道無情,視眾生為螻蟻,那就捅破這天,逆了這命…展開

《永恆之神》章節試讀:

「為什麼,為什麼要這麼做?」在昏暗世界的一個角落,一個渾身是血的年輕人,此刻正在憤怒的咆哮着,因為他怎麼也想不明白,身邊最親的人為什麼會背叛他。

「帝蒼天,把永恆神典交出來,我們或許會給你一個體面的死法。」其中一個面色陰冷的人說道。

看着周圍一個個熟悉又陌生的面孔,他笑了,原來一切皆可變。帶着對這個世界無盡的失望與憤恨,決然的跳下身後的萬丈深淵…

「表哥,表哥,快醒醒,今天是族中三年一次大比武的日子」一個活潑可愛,面容清澈的少女在輕輕的呼喚着。

「這是哪裡?我怎麼會在這?我明明身受重傷,跳入深淵,怎麼還活着,難道是穿越了,原本只發生在神話故事裏的橋段,今天,活生生的出現在他的面前。」

帝蒼天在心裏不斷的回想着,之前所發生的事。元辰,周超,葉玲霜,你們等着,遲早有一天我會讓你們付出代價。

「表哥,你怎麼了,別嚇雪兒。」少女的聲音變得急切了些。帝蒼天思緒被一聲驚叫拉回了眼前。

「雪兒,我沒事,應該是我最近遇到的事情比較多,有點累而已。」帝蒼天輕笑着,理了思緒,想了想,我現在在秦府,叫秦向天,是秦家家主的少公子。

既然上天待我不薄,讓我重活一世,那我更應該珍惜。我秦向天在此立誓:帝蒼天已死,從今往後,世上只有秦向天,待我登臨峰巔,勢必斬盡一切背叛、謀害我之人。

秦向天從床上坐起,仔細的打量着眼前這個青春靚麗,渾身散發著淡淡花香的少女。秦雪兒,秦家的小公主,二伯的養女,也是他最親的表妹。

「雪兒,幾天沒見,變漂亮了,長大了不少。」秦向天笑了笑。

「表哥,你真壞,不和你說了。」雪兒小臉氣嘟嘟的,甚是可愛,慌亂的跑了出去。

秦向天有點摸不着頭腦,只不過說了一句大實話,不至於啊,哈哈。

秦向天走到門外,一縷陽光射到他那俊俏挺拔的臉上,讓他的五官更加的稜角分明,眼睛像大海一樣的深邃,透着他這個年紀不該有的滄桑。

融合了兩世的記憶,讓他的心智變得更加成熟,不像十五歲的少年。此刻他深深的感受到這具身體的脆弱,十五歲了,目前才初黃境二重天,已經不能用資質不佳來形容了,可以說是半廢狀態。

天初大陸,武者為尊,武道分五個境界,初黃境,玄黃境,地動境,天光境,君極境。

修鍊體系分三種,煉體:開發人體自身,修鍊肉身,追求極致肉身,修鍊至大乘,靠極致的肉身能拳破宇宙,鎮壓萬古;武道:靠功法技能點石成金,劍破蒼穹;精神力:修鍊神源,提高精神力強度,可呼風喚雨,滅殺敵人於千里之外。

前四境界每個又有七重小境界,達到地動境便可騰雲駕霧,凌空飛行,至於天光境大能,更能搬山倒海,翻天覆地。

君極境只存在於傳說,有沒有人達到還未可知。秦向天前世二十歲已經達到地動境,可謂是天賦異稟,元級天才!

秦向天正在思索的時候,大門外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一個肥頭大耳的胖子快速的跑了過來。

「天哥,比武大會快要開始了,我們快點過去吧,不然去遲了又要被大長老說道。」胖子急切的叫了聲。

聲音大如雷,把整個院子震的嗡嗡的,秦向天腦子也被震的嗡嗡的。

這個胖子是他的好兄弟,從小一起玩到大,因為從小秦向天身子弱,總是受欺負,每次都是胖子去幫他出頭,把欺負他的人,打的鼻青臉腫。他在秦府也有響噹噹的外號,坦克大魔王。

秦向天和胖子一起往中心廣場走去。

天狼城,位於蒼英國的正北方,屬於蒼英國的十大主城之一,城中有五大家族,一起輔佐城主管理整個天狼城,五大家族在城中可謂是權勢浩大,甚至有的時候能左右城主的決定。

今天是五大家族之一,秦府三年一度的族中大比武,其他家族也派了族中年輕一輩過來觀戰。說是來學習和領略秦府少年一代的風姿,其實也是五大家族相互摸底,相互較量的最好時機。

秦向天和胖子到了會場門口,正要往裡進,聽到旁邊說了聲,「這不是,秦家的少公子嗎?」

「十五歲了才初黃境二重天,簡直是天才中的妖孽,快要笑死我了。」

「要是換做我們,還不是老老實實在房間待着,哪敢出來丟人現眼。」

哈哈哈,引來了旁邊一陣陣鬨笑聲。

胖子握緊拳頭,正準備出手教訓他,秦向天伸手按住了他,低聲道:「胖子,今天的場合,別和他們一般見識,得罪了我,會讓他們有好果子吃的。」

胖子驚奇的看了看秦向天,感覺今天的秦向天和以前完全不一樣了,無形中給人一種壓迫感,一種與生俱來的自信和一種超乎這個年齡才有的沉着冷靜。

雖然不能出手教訓他們,胖子還是準備噁心他們一下,笑了笑,道:「我當是誰呢,原來是柳家的二公子,就是去年那個被我一聲大吼就嚇尿的那個天才?」

柳家二公子頓時臉色陰沉了下來,和他一起交談的幾位,也怒狠狠的看着胖子,只是坦克大魔王這個外號在天狼城太出名了,人的名,樹的影,胖子硬是用拳頭在城中年輕一代中,打出了名頭。

「我們走」柳家二公子沉着臉走了進去。

胖子得瑟道:「跟我斗,門都沒有,打,打不過,說,說不過,噁心死你。」

秦向天看了胖子一眼,這傢伙平時在外面兇狠的跟怪物似的,也就在他面前,才會露出真實的一面,畢竟他還沒我大,還不到十五歲。

不過胖子的天賦還真不錯。十四歲,武道已經達到了初黃境七重天,距離玄黃境也已經不遠了,正動起手來,天狼城年輕一代還真沒幾個是他的對手。

正想着的時候,一陣香氣襲來,秦向天不由得向遠處看去,一個身穿藍色花裙,面容秀美的少女正向他走來,纖細雪白的蠻腰,潔白無瑕的玉腿,無不在透露着她的完美。

「秦向天,好久不見」少女微微一笑

一笑傾人城,再笑傾人國。

剎那間,秦向天也痴迷了一會,但僅僅只是一瞬,就立馬恢復了過來。秦向天眼神清澈,帶有欣賞的眼光打量了一下,「好久不見,婉櫻。」

她就是莫家大小姐,莫婉櫻,也是天狼城四大美女之一。

不僅人美,天賦也極好,十四歲已經玄黃境一重天了,小的時候和秦向天,胖子,雪兒經常在一起玩耍,稍微長大了些,家裡長輩就不允許她再隨便出去了,另外再加上秦向天的天賦太差,和城中年輕一代差距越來越大,莫家長輩更不讓他們見面了,所以他們之間已經有很多年沒見了。

莫婉櫻從他身邊走過,一股淡淡的少女香飄來,甚是好聞。

秦向天,苦笑了下,搖了搖頭,和他們差距已經越來越大了,現在的自己。別說去報仇,就是想好好的活下去都太難了。是的,武者為尊的世界,平民尚且可以好好的活着,但是作為習武世家的一份子,你若是很平庸,恐怕活不長久。

漸漸的,秦向天眼神變得堅定。沒有什麼可以阻擋我變強的決心,沒有什麼可以阻止我去奪取曾經所擁有的一切。

平復了心情,步伐堅定的邁入會場,會場里已經坐滿了人,主坐一排正中間的位置是秦府的家主秦雷。左右坐着各個長老,家主正下方是少家主的位置,秦向天大步向座位走去,期間不斷有人冷嘲熱諷,「就他那要死不活的樣子也配坐少主位?」如果不是因為秦府主的強大,早就有人把他踹下去了。

秦向天跟沒事人似的,絲毫不在乎別人的議論。同時他也在思索着,怎麼才能變強,他雖然現在才初黃境二重天,但是他曾經到達過地動境,論戰鬥經驗和技巧,恐怕在場的年輕一代還真沒有人能比的過他,現在的秦向天只是缺少了時間,等到這次大比結束,一定要抓緊修鍊。

大長老大聲宣布,「秦府大比正式開始。」

今年參加大比的後輩一共有25人,其中三人已經達到玄黃境,前三大概率會出現在他們中,另外四大家族也會選一位家中優秀的晚輩和秦府的天才較量。

比賽採用抽籤制,五個擂台,抽出五位擂主,接受其他人的挑戰,直到無人挑戰,才算守擂成功。比賽期間,可以投降,一切以相互促進,相互交流為主,禁止傷人性命。

大長老的兒子,秦虎今年十八歲,玄黃境一重天,抽到一號擂台擂主,胖子抽到了三號擂主,只見胖子笑呵呵的跳了上去,雪兒也抽了擂主。

等到人員到位,比賽已經開始了,秦向天靜靜的觀看着,也在計算着和他們之間的差距,奈何修為太低,上不了檯面。堂堂秦府少主,連參加比賽的資格都沒有,還真是一種諷刺。

一號擂台,秦虎連續出了四拳,毫無壓力的把四位挑戰者轟到了擂台下,場下爆發出熱烈的尖叫聲「秦虎!秦虎!秦虎!」

本來應該屬於秦向天的榮譽全被秦虎奪走了,秦虎抬起頭,深深的看了一眼秦向天,好像在說,你就是掛了一個少主名頭的廢物,早晚我會取代你,成為家主。

秦向天,只是用淡淡的微笑回應着,沒人知道他的心中想法,正因為看不透,反而給人一種深沉的感覺。坐在對面的莫婉櫻也看了他一眼,這傢伙和以前不一樣了。

二號擂台擂主 秦戰十八歲,玄黃境二重天

三號擂主胖子 秦熊十四歲,初黃境七重天

四號擂主 秦雪兒十四歲,初黃境六重天

五號擂主 秦遠十七歲,玄黃境一重天

第一天比賽已經結束,前五名已經獲得了大賽的獎勵,每人一粒真元丹。真元丹有多珍貴,一個世家子弟,一年才能領取兩粒真元丹,在初黃境,服用一粒真元丹,有的時候可以直接破鏡。

雪兒開心的拿着裝着真元丹的盒子,歡快的向秦向天跑去,「表哥,這枚丹藥送給你了,我現在服用效果已經很差了,千萬不要拒絕我,大不了以後等你富有了再還我更高級的。」

秦向天沒有拒絕,把真元丹收了起來,心中無比的感動,摸了摸她的頭,看着她,笑了笑,一句話也沒有說,有的時候一個眼神彼此已經了解,他太了解這個表妹了,無時無刻不在為他着想,之所以參加比賽,很大可能就是想把獎品送給他。

秦向天雖然是少主,但是因為資質太差,府中資源基本都與他無關,對此他的父親也無可奈何,秦府不是他一個人說了算,一切大事都由長老會決定,對於府中資源更是按照天賦才能來分配。

秦向天回到房間,仔細的回想了下,他曾經所學的功法,可是什麼也記不起來,怎麼會,怎麼會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