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遊戲大叔的救贖
遊戲大叔的救贖 連載中

遊戲大叔的救贖

來源:google 作者:油頭大叔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於六一 紀小琴 都市小說

沉迷於遊戲當中的小鎮青年終於熬成了大叔,生活一地雞毛,婚姻芨芨可危,大叔混然不覺依然沉迷其中因前世因緣變身美女大學生,終於放飛自我,卻發現更加不堪,歷經種種愛恨情仇,人性醜陋,終於看清了自已的內心,從絕望到希望,終於找到愛的本質和生活的本源,浴火重生!展開

《遊戲大叔的救贖》章節試讀:

回到宿舍,我們洗漱完畢,我早早地爬上了床頭。

床上有一股少女別樣的清香,讓我心頭蕩漾,抱起那隻可愛的小棕熊,一種熟悉親切的感覺撲面而來,讓我心潮澎湃,久久不能平息。

正閉着眼享受這美好的一刻時,床頭突然一晃,倩倩穿着雪白的睡袍爬到我床上來了。「小姐姐,聊會天唄!」

倩倩身上那股剛洗完澡後的少女的芳香撲面而來,那種誘惑的味道一下把我迷暈了,我還沒來得及回話,倩倩已經躺在了我身邊。

倩倩柔軟冰滑的肌膚緊貼在我身邊,我的心頭狂跳,連呼吸都忘了。

除了我老婆,這是第二個躺在我身邊的女人,不!女孩。

「怎麼感覺你挺緊張的啊?別害羞,小美女,來,給爺笑一個!」

倩倩邊說邊翻了個身,一把抱住了我,同時左手托起我的小臉蛋,一臉壞笑。

我猜想此時我的臉頰應該通紅似火了,於是順手抓住她綿柔無骨的小手蓋在我的臉上,遮住我通紅的小臉。

「好了,好了,倩倩,別鬧了,別影響小琴休息了,人家今天這麼瞌睡,讓人家早點休息吧!」

一旁的巧巧穿着她的淡黃色睡衣走過來拍了拍倩倩的大腿。

「小美人,要睡嗎?要不要陪爺再聊聊啊?」

倩倩繼續一臉嫵媚地看着我。

我使勁平復了一下心情,強按住狂跳的小心臟,放開倩倩的手說:

「聊唄!是要本小姐給你說段相聲還是唱個小曲啊?」

「哈哈,你還會說相聲?這是跟誰學的啊?」

「跟郭老師學的不行嗎?」

「哈,你也喜歡郭老師啊,那要不給爺來個單口唄!」

「我乾脆給你吹個簫吧!」

此言一出,我頓時後悔了,這話怎麼就脫口而出了呢。

還好倩倩根本沒反應過來。

「我不喜歡簫,聲音太渾了,還不如吹個笛子呢!」

「笛子我可不會,要不給你吹個口琴吧!」

「喲,你還會這個?以前怎麼沒發現啊,好啊,你來一段,不過我們這好像沒有口琴啊!」

「爺,您就豎著耳朵聽吧!」

我撅起嘴巴,吹起了我拿手的口哨,妹妹你坐船頭,哥哥在岸上走……

聲音婉轉曲折,悠遠綿長,一氣呵成。

哨聲停下,倩倩睜着溜圓的大眼睛一臉不可置信地看着我,終於爆了一句粗口:

「卧槽!你……這是啥時學會的絕活啊?」

一旁的巧巧也是聽得如痴如醉,讚不絕口:

「小琴,你的口哨吹得太棒了!一級棒!」

「哈哈,這位公子,臣妾的小曲可讓公子動心否?」

「動心,太動心了!簡直愛死你了!」

倩倩俯下頭在我的額頭上狠狠地親了一口。

爽!

夜深人靜了,我卻睡不着了,聽着旁邊倩倩和巧巧均勻的呼吸聲,我知道她們都已進入了夢鄉。

躺在小琴柔軟的床上,抱着小熊,我卻不敢翻身,因為一翻身長發就會蓋住我的臉,發稍會把我的耳朵弄得痒痒的。原來長發除了漂亮,平時也會帶來不少煩惱啊。

這是我變成女孩的第一夜,我除了激動還是激動。

第二天,我還在夢鄉中突然被一陣響亮的「喔喔」公雞打鳴聲給驚醒了。

哪來的公雞?我睜開沉重的眼皮,原來是我的手機鬧鈴在響。我趕緊伸手把它關了,順便瞄了一眼時間:6:00。

我去!這小琴每天定這麼早的鬧鐘啊,這還讓不讓人活啊?我翻了個身又沉沉睡去。

不想自已的被子卻被人一下掀開了,同時屁股上也挨了兩巴掌。

「6點啦,你怎麼不準時起床了?快起來跑步啦!」

原來是倩倩,我翻過身來,倩倩已經披着她的長髮進了衛生間,巧巧也在疊着被子。

「你們……這一大早還跑步啊,這也太早了吧!」

我睡眼朦朧地把被子往頭上一蒙,繼續大睡。昨晚也不知道幾點才睡着的,太困了。

朦朦朧朧聽見巧巧的聲音:

「小琴,以前你不總是第一個起床的嗎?這晨跑也是你帶着我們跑的呀,今天怎麼成了小懶蟲了呀?」

我還沒聽她說完,又去見周公了。

結果周公還沒來得及出現,被子又被掀開了。倩倩已經洗漱完畢,穿着一身緊身運動衣精神抖擻地站在我的床前了。

「快起來,快起來!我都完事了,別睡了,你這兩天怎麼回事啊,真是瞌睡蟲上腦了么?」

沒撤,看來沒辦法跟周公聊天了。

我只能強忍着睡意從床上爬了起來,撓着頭,拖着拖鞋,打了一個長長的哈欠,進了衛生間。

站在洗手台前,看了一眼鏡子。鏡中的自己長發亂舞,眼袋腫大,還粘着幾粒眼屎,臉也有些浮腫。

我去,怎麼成這形象了!趕緊洗漱吧。

這才想起我還是不知道哪套牙具才是我的啊,望着洗手台上那四個水杯,我靈機一動,挨個檢查它們是否有水跡。

結果很明顯,兩個有兩個沒有,還是得二選一。我想起自己的被子是藍色的,得了,就選那個藍色的牙刷吧!

我抓起牙刷擠上牙膏一陣秋風掃落葉,然後迅速地把臉也洗了,再照照鏡子,眼袋依舊,長發上也粘了好多水貼在臉上。

我抓起梳子梳了幾下,結果還是梳不動,一用勁就扯下來幾根頭髮。

唉!這女生的長髮也是煩人的啊,要不扎個馬尾辮吧。我試着把長發往後擼,用手腕上的皮筋去箍,可搞了半天卻怎麼也箍不緊,一鬆手皮筋就滑下來了,而且頭髮也箍不全,看來這女生箍頭髮也是一門絕學啊!當時的我真想找把剃刀把自己剃個光頭算了。

看來是沒辦法了,只能頂着一頭鳥巢出了衛生間。

倩倩和巧巧已經在屋裡跳起健美操了。

「小琴,怎麼這麼慢啊,快換衣服,都快六點半了!」

好吧,我趕緊拿起昨天的毛絨衛衣重新回了衛生間。換裝完畢,出來,倩倩看着我樂了:

「你這頭髮是啥啊,怎麼成雞毛了,還有這衣服不是昨天穿過的嗎?不換一件嗎?」

「只穿了一天有啥換的啊,倩倩,你能不能幫我扎個馬尾啊,我今天手痛,感覺抬不起來了。」

我只能找倩倩幫忙了。

倩倩抿嘴笑個不停。

「好吧,好吧,我的大小姐,奴婢來伺候你梳妝吧!」

說著進了衛生間拿來木梳,幫我梳起了頭。

你還別說,倩倩幫我梳頭,我這頭髮彷彿有感應似的,立馬就順滑了,而且一梳到底,毫無頓挫感。看來還是女人梳頭有決竅啊!

扎着馬尾跑步就感覺腦袋上綁了一根大麻繩一樣,跑起來一晃一晃的,晃的我腦殼疼。在操場上跑了一圈我就受不了了,多年沒鍛煉,這四百米的跑道跑上一圈累得我直喘。

我叉着腰向倩倩和巧巧擺擺手說:

「不跑了,不跑了,跑不動了,我喘口氣先,你們繼續。」

倩倩和巧巧回過頭,一臉驚訝:

「這才哪到哪啊,這才剛剛熱身啊,以前沒有五六圈你腳步都不帶停的,今天怎麼跟個老頭似的了?」

「不是老頭,是大叔!」當然這是我的心裏話。

我呼呼喘着粗氣,只是一個勁的搖手,也沒管她們,徑直朝操場邊的觀眾席走去。

遠遠的聽到巧巧嘟嚕了一句:

「小琴這兩天真的有點奇怪哦……」

我走到觀眾席上找了個台階一屁股坐下,剛喘了兩口氣,面前突然遞過來一張餐巾紙。

「來,擦擦汗吧!」

我抬起頭,原來是昨天的那個白格子男,今天換了一件草綠色的T恤,深色的運動褲,手正伸着給我遞着紙巾。

「哦,謝謝!」

我有點尷尬地接過紙巾擦了擦額頭的汗水。

「你這兩天出什麼事了嗎?」

白格子男一臉關切。

「沒有啊……怎麼了?我們……很熟嗎?」

我越發尷尬了。

白格子男沒接話,默默地在我身邊坐下,似乎在不停的看着我。

「怎……怎麼了?我臉上有東西嗎?」

我把頭扭向了另一邊,不知為啥,他坐在我身邊,我突然就緊張起來了。

「你……確定沒出什麼事?」

「我能出什麼事啊。」

「聽說你昨天病了?有沒去看醫生?」

「沒有,我沒事,早就好了。」

「看你這兩天一直怪怪的,是不是有什麼事瞞着我。」

「怪?有什麼怪啊,我……這不是很正常嗎?」

「正常嗎?」

我不想再說下去了,直接起身朝操場方向走去,感覺這白格子男似乎真有種不同尋常的觀察力,要不就是跟小琴關係很深,否則不可能這麼快遠遠的就能看出端倪。

看來小琴的這個白馬王子非浪得虛名啊。

「有什麼事別一個人扛着,告訴我,我就是你堅強的後盾!」白格子男在後面喊了一句。

拉倒吧,屌絲男,你離我越遠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