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原神:穿越成空哥的我真是屑啊
原神:穿越成空哥的我真是屑啊 連載中

原神:穿越成空哥的我真是屑啊

來源:google 作者:古恪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古恪 遊戲動漫 龍空

【原神+冒險+輕鬆】因為氪648後抽卡歪了的龍空,怒火攻心一拳打碎電腦顯示屏,穿越到原神里的空身上「啥?開局就要被雷電將軍砍一刀」「系統呢,系統呢?那些原神同人小說都是騙人的!」「叮,檢測到宿主對系統有強烈的願望……」這是一個豬腳遊歷提瓦特大陸,足跡遍至七國,直至娶到天理的冒險故事(不要問我為什麼要寫,問就是我已經長草了,願與諸君譜寫其餘四國風光)展開

《原神:穿越成空哥的我真是屑啊》章節試讀:

黃昏,夕陽西下。

龍空從海祈島來到了社奉行,他打算向神里綾華詢問最近有沒有去往須彌的船隻。

社奉行前的守衛聽了龍空的的來意,便告訴他神里大小姐和托馬在木漏茶室,而在裏面的只有神里家家主。

「可以。」龍空向守衛說道,其實他也想見一見如傳聞中和八重狐狸一樣腹黑的神里綾人。

當龍空見到獨自一人正在下棋的神里綾人,第一印象就是帥,帥到他甚至有些嫉妒,瘋狂地踩在玩家XP上跳華爾茲。

一身融合了東西方元素的稻妻服,天藍色發色和帶有微微彎曲的發梢之下,是一雙和神子一樣勾人魂魄的眼睛,透露出一種溫和但又不失穩重的氣質。

「你就是大名鼎鼎的旅行者吧,家妹常在身邊提起過你。」神里綾人放下手中的一枚將棋旗子,起身微笑道,「我是神里家家主神里綾人,家妹這段時間承蒙關照,今日終於有機會見面道謝。」

龍空看着神里綾人站起來有一米八多的身高,壓迫感撲面而來,自己卻連他的肩膀都不到。

「今天是有件事想拜託一下家主。」龍空抬頭道。

「旅行者,不必客氣,叫我綾人就好了。」

「那也叫我空就好,明天是否有去往須彌的船隻?」龍空詢問着。

「空你這麼快就要去須彌?」神里綾人沉思了一會,開口道,「這種事一般是勘定奉行負責,但最近去須彌的船隻鮮少有人傳音信回來這件事鬧得沸沸揚揚,我聽聞明天有一艘貨船會前往須彌,上面有一位須彌的學者跟着。」

「那就拜託綾人家主了。」龍空拱手道。

「沒事,離晚飯時間還有一點,不知空是否能與我對弈一把。」神里綾人指了指書桌上的將棋。

「會一點點,那就獻醜了。」龍空謙虛道。

兩人席地而坐,幾十分鐘後。

「綾人,我輸了。」龍空放下手中的棋子起身,舒展了下筋骨。「我還得跟你妹妹綾華去告別一下,就先不打擾了。」

「好,空,慢走。」

神里綾人看着龍空走出社奉行後,忽然對着虛空自言自語道:

「尚,你覺得空這個人怎麼樣?」

一名青年突然從黑暗的陰影中走出來,面色平靜地開口道:

「不就跟傳聞中和大小姐描述的一樣嗎?」

「哦,是嗎?」神里綾人嘴角掀起一道好看的弧線,暗沉的眼眸里透着一股莫名的深意,

「可我從他的棋風裡嗅出了不一樣的味道,棋藝雖不高,但主殺伐,狠辣果斷。」

晚上七點鐘,萬家燈火。

龍空推開木漏茶室的門,就瞧見一隻頭戴白色蝴蝶結髮飾,身穿褐色小衣的黃狗蹲在了櫃檯上。

「太郎丸,綾華和托馬呢?」

「他們在雅間內吃火鍋。」太郎丸的狗爪指向了靠里處的一間房。

「火鍋!哪裡有火鍋?」派蒙突然間冒了出來,情緒激動地喊道,太郎丸被嚇得摔倒在地上,

「吃火鍋也不叫我們,太不夠意思了。」

派蒙拉着龍空,循着火鍋冒出來的香味,快速拉開一間房的木門。

「綾華,我們來了。」

映入龍空眼帘的景象,卻和他想像的有點不一樣。本該端莊優雅的神里大小姐此刻卻是滿嘴抹油,弔兒郎當地坐在榻榻米上,筷子夾着火鍋里的熟菜,不斷地送入還在咀嚼的嘴巴,臉頰被撐得鼓鼓。

而坐在對面的托馬已經倒在餐桌上,顯然是被喝趴了。

時間一瞬間好似靜止了下來。

「叮。」

神里綾華手中的筷子滑落,敲擊在鍋具上,隨即一聲刺耳的尖叫聲驚得龍空和派蒙捂住了耳朵。

「發生了什麼?」托馬被嚇得從酒醉中醒來,站起身一臉懵逼地看着他們,睡眼朦朧。

而神里綾華早就拿起餐桌上的摺扇遮蓋住了自己滿臉通紅如蜜桃的小臉,起身往屏風後面跑去。

「原來是你們啊。」托馬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你們這是喝酒了?」派蒙一臉驚訝地問道。

「一點點。」托馬拿起擺在餐桌的一杯水喝了下去,讓自己清醒一點後,又開口道,

「我是回憶起以前不愉快的事,喝了一點清酒。小姐則是因為自從眼狩令取消後,你一直沒來找她,然後鬱悶地也跟着喝了起來。」

「托..馬…」

屏風內傳出一道殺氣騰騰的聲音,沒一會,神里綾華端莊地走了出來,一臉平靜,跟之前龍空看到的天差地別。

「怎麼了?」龍空上前撩起神里綾華的劉海,手掌覆蓋在她的額頭上,疑惑道。

龍空其實就是想看看玩家口中神里綾華劉海之下的額頭之謎。

「沒事。」神里綾華櫻唇輕啟,聲若蚊蠅,平靜之下是一顆如小鹿亂撞般的心。

鬧劇過後,三人加一應急食品圍在火鍋旁,慢條斯理地品嘗,有說有笑。

「其實,我這次來是向你們道別的。」龍空吃下一片牛肚後突然道。

餐桌上又靜了下來,只有派蒙還在進食。

「這麼快啊。」托馬說道。

「有急事,刻不容緩。」龍空回應。

「去哪,什麼時候能再回來稻妻?」在龍空身側的神里綾華低下了頭,問道。

「須彌,大概一個月就能回來,快得話十來天便可。」龍空違心地撒了個小謊,他這次是去見草神辦事,誰知道會發生什麼?後續劇情又沒出。不過他並不在意,只要激活了須彌的七天神像,瞬息之間就可以回到稻妻。

「須彌?我聽來自須彌的人說那是一個沙漠與雨林相間的地方,環境惡劣。」托馬沉吟片刻,開口道。

「我有不得不去的理由。」龍空堅定道,妹要找,人要救。

「空,跟我去一個地方。」

神里綾華說完,朝外走去,龍空跟了上去。

「你過來幹什麼?吃你的去。」龍空阻止了想要跟上來的派蒙。

「這個仇,我記下了。」派蒙回到餐桌上,夾起了火鍋里的一塊大肉,塞進嘴巴里,使勁地咬着,好像是在咬龍空的肉一樣。

半個小時後,鎮守之森傳送錨點旁的小溪流。

「空,還記得這個地方嗎?」神里綾華面帶笑意地看着龍空問道。

「我即使把派蒙忘了,都不會忘記這個地方。」龍空傻裡傻氣地笑了起來,似乎在回憶起那一天的美好,

「這是你為我起舞的地方。」

神里綾華被他這麼直白的話語弄的耳朵通紅,走到溪流中,似乎下了決心開口道:

「那麼空,請再一次好好地看着我。」

靜謐的森林裏響起了神里綾華如天籟般的歌聲。月下女孩精靈般舞動,時而抬腕低眉,時而輕舒雲中,手中雲霞水紋摺扇微合,似筆走游龍繪丹青,玉袖生風,裙甲飄揚。

……

收舞時的冰元素,充斥在流淌的小溪中,夜月下神里綾華灰藍色的美眸中似乎有着點點晶瑩,巧笑倩兮地對龍空輕聲道:

「下一次再跳給你看,可以嗎?」

舞終,

人散。

《原神:穿越成空哥的我真是屑啊》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