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原神:機械飛升
原神:機械飛升 連載中

原神:機械飛升

來源:google 作者:周大蝦不吃蝦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周大蝦不吃蝦 傑斯 遊戲動漫

血肉苦弱,機械飛升「世間唯一可以信賴的,是來自自己胸口的那顆能源核心」亞特蘭蒂斯之主,傑斯·萊艮芬德本小說包含大量原創故事和原創人物,部分情節與遊戲實況不同,還請各位多包涵小弟第一次寫作,手法生疏展開

《原神:機械飛升》章節試讀:

班尼特看到優菈安柏,終於撐不住,倒在了地上,凱亞趕緊衝過去扶住班尼特,「什麼情況班尼特,怎麼會受這麼重的傷!」凱亞着急問道。

隨後幾人迅速把班尼特送到了教堂,找到了芭芭拉,芭芭拉看到班尼特嚇了一跳,趕緊讓凱亞把他放到病床上釋放治癒術。

就在幾人擔憂時,門外走進來一個身材火爆,穿着修女服的女人,「羅莎莉亞!你來的正好,班尼特傷的很嚴重!」芭芭拉連忙說道,羅莎莉亞聽聞,趕緊沖了過來,檢查起班尼特的傷勢。

「這些是狼造成的,但是班尼特和奔狼嶺的狼都是熟悉的,再加上有雷澤在,這是什麼情況?」羅莎莉亞看着傷口,十分疑惑的說道。

傑斯忽然想起來後面遊戲更新,奔狼嶺也有了流血狗,但這會兒他不能說,因為也不確定。

過了一會兒,琴也趕了過來,問着什麼情況,班尼特也漸漸蘇醒。

「班尼特發生了什麼?」琴小聲的問着,班尼特看着眾人,「你們快去奔狼嶺,奔狼嶺被外來的魔狼襲擊了,雷澤和我走散了。」

琴趕緊吩咐隨從的騎士,讓一個十人小隊去查看情況,然後繼續問着。

「奔狼嶺背面的遺迹神廟上面那個坡,忽然出現了一個裂縫,那些魔狼就是從裂縫裡出來的,而且被它們抓傷的魔物都會異常狂躁!!」班尼特把他看到的都告訴了眾人。

安柏和優菈互相看了眼,這下魔物躁動的原因找到了!

就在眾人思考問題時,一個紫色的身影沖了進來,身旁還有個烏鴉。

「班尼特!班尼特!」菲謝爾緊張的沖了過來,看見班尼特沒太大問題,鬆了口氣,「還好,還好,班尼特沒事吧。」

班尼特看着菲謝爾,「我沒事,菲謝爾,讓你擔心了,這麼著急。」菲謝爾聽後,臉一紅,嘟嘟囔囔,「才…才不是擔心你…笨蛋…」

幾人也識趣的離開這裡,走到門外,琴看着優菈和安柏還有凱亞,「優菈,你一會兒帶着游擊小隊和剛剛去查看的小隊匯合看看什麼情況,安柏你和凱亞去找一下雷澤看有沒有受傷!」

三人聽到後,立即出發,琴向傑斯道別後,也離開了教堂。

「唉,又剩我一個,喝酒去!」傑斯看了看教堂里的班尼特,然後朝着酒館的方向走去,忽然想起好久沒見可莉了,便問起了巡邏的騎士,才得知這個倒霉丫頭去炸了誓言狎,引起了大火,如果不是附近正好有個熱心的至冬國水系神之眼的旅客在,就完蛋了。

看不到可莉,那就去看看迪奧娜,小貓貓誰會不喜歡呢?於是傑斯朝着貓尾酒館走去,進了酒館,一片哄鬧,吧台裏面一個小貓咪站在加高的椅子上調着酒。

「啊!傑斯哥哥!」因為給酒鬼調酒的煩悶一掃而空,傑斯坐到吧台前面,「給我調杯蒲公英酒,加點檸檬!」

迪奧娜把手中的調完,倒在杯子里,拿起手旁的鈴鐺,「酒鬼們!誰的葡萄酒!快來拿!」然後調起了傑斯要的蒲公英酒,傑斯看着迪奧娜的耳朵和尾巴因為工作不斷的晃動,也是覺得格外可愛。

「迪奧娜還有兩歲才成年,傑斯老爺!」貓尾酒館的老闆娘,笑眯眯的坐到傑斯旁邊,然後悄聲說道。

傑斯嚇了一跳,「瑪格麗特,別瞎說!」瑪格麗特撇了撇嘴,「誰知道呢,你們這些貴族老爺不都喜歡娶個好幾個老婆。」

迪奧娜把酒遞到傑斯面前,「傑斯哥哥可不是那些舊貴族,你看他到現在就優菈姐姐一個。」

瑪格麗特撐着下巴,眨了眨眼,看着迪奧娜,「迪奧娜不想嫁給傑斯哥哥嗎?傑斯哥哥可是蒙德城數一數二的優秀男人!」

迪奧娜聽到瑪格麗特這麼問,臉一紅,瞪大雙眼,「別…別亂說…老闆娘!」

傑斯喝着蒲公英酒,尷尬的笑了笑,貓貓應該不犯法吧,大概…

就在傑斯胡思亂想的時候,砂糖和蒂瑪烏思坐到邊上,「迪奧娜,麻煩兩杯酒精度數高一點的酒。」蒂瑪烏思有氣無力的說道,砂糖則要了一杯果酒。

「怎麼了,砂糖,蒂瑪烏思?」傑斯看着兩個人渾身無力,問道。

砂糖搖了搖頭,扶了扶眼鏡,「奔狼嶺發現了疑似煉金生物,我們兩個就去查看了,結果被追了,好不容易才逃回來,要不是優菈小姐及時趕到,就完蛋了。」

「煉金生物?你說那些魔狼?」傑斯疑惑的問道,流血狗是煉金生物嗎?沒在意過流血狗的故事。

蒂瑪烏思嘆了口氣,「基本確定是,但是不是最近的煉金生物,而是應該有好幾百年歷史的煉金生物,阿貝多老師在查資料,看能不能找到解決的方法。」

迪奧娜將蒂瑪烏思的酒遞給他,然後說道,「父親也說了,最近打獵總是碰到發狂的魔物,身上都有狼造成的傷。」

砂糖喝了口水,「也就是說,這個狼,能夠影響別的生物?人呢?會對人有影響嗎?」

傑斯喝了口酒,「不會,班尼特受傷了,芭芭拉和羅莎莉亞檢查了,除了傷口沒有別的異常。」

蒂瑪烏思若有所思,「是人為的?釋放了這些魔狼,還是別的原因?目的是什麼?」

「誰知道呢?或許是,添個亂?」吧台角落裡傳出一陣聲音,眾人看過去,是個身穿綠袍的吟遊詩人,溫迪,蒙德城很有名氣,主要是因為長得可愛。

傑斯看着溫迪,沒想到這麼快就看到巴巴托斯了,不過真的好漂亮啊,這合理嗎?

溫迪抬起頭,豎起,「再來一杯蒲公英酒!小貓咪!謝謝!」然後趴了下去。

迪奧娜對着溫迪咬牙切齒,「死酒鬼,巴巴托斯大人怎麼不懲罰你們這些酒鬼啊!真討厭!」

傑斯噎了口,不懲罰的原因,可能是因為,巴巴托斯大人,也是酒鬼…

砂糖喝着果酒,忽然想起一件事,「一個月前,有人說看到誓言狎有幫愚人眾在鬼鬼祟祟的遊盪,還和一個橘黃色頭髮的青年有來往,會不會和這有關?」

瑪格麗特搖搖手,「應該不是,小可莉去炸了誓言狎,是那位旅客讓愚人眾的水炮手滅的火。」

不過隨後瑪格麗特又說道,「也不怪會多想,畢竟愚人眾一直行為處事都怪怪的,難免不讓人懷疑。」

傑斯點了點頭,如果沒猜錯,應該是達達利亞了,但是為什麼達達利亞會這麼巧出現在誓言狎呢,誓言狎附近人煙稀少,平時沒什麼人去。

就在傑斯思考的時候,蒂瑪烏思搖頭晃腦的說道,「要我說,肯定是有陰謀,你們說,會不會是深淵教團!之前控制了特瓦林來襲擊蒙德,這回又故技重施。」

砂糖搖搖頭,表示不理解,蒂瑪烏思也攤攤手,畢竟沒有證據…

《原神:機械飛升》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