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原神之神之約
原神之神之約 連載中

原神之神之約

來源:google 作者:吃餃子要蘸醋呀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吃餃子要蘸醋呀 遊戲動漫

原神同人作品,借鑒了原神的世界觀,以及加速世界等作品的部分設定,會和原神遊戲的情節存在部分出入,看着圖一樂就好展開

《原神之神之約》章節試讀:

熒飛快地向後逃開拉開身位,無鋒劍跟隨意念的指引出現在手中,蔥鬱的風元素跨越空間的裂隙環繞在身旁。

然而黑影只是揮了揮手,原本無比忠貞的風精靈立刻臨陣倒戈,化為無形的捆索將熒牢牢地束縛。

一個長相陰鬱的男子自黑影中走出,還算得上柔和的面龐搭配上一雙陰翳的眼睛使整個人看上去充滿了邪氣。

急速流轉的暴風讓熒無法呼吸,近乎陷入昏厥,只能眼睜睜的看着陰沉男子越走越近,然後被他一把掐住脖子。

「風屬性的神之眼,應該會很美味吧。」

狂放的笑容回蕩在街道,猙獰而扭曲的弧度在男子的嘴角上揚,瘋狂如同潮水般在男子的臉上流淌。

男子掃視過熒的全身,卻沒有找到渴望的獵物,疑惑和憤怒衝上心頭:

「為什麼?為什麼沒有神之眼!」

憤怒到狂喜的轉換隻在一瞬之間,同樣的話語流露出的卻是截然不同的情感。

「沒有神之眼。你是個異類,你也是個異類,如果這樣,」

還沒等男人說完,一道法陣突然在兩人腳下展開,如同爆發的火山,沸騰的風元素向上不斷噴涌,形成強力的風場,將處於失神狀態的男人擊飛,留下熒站在原地,大口大口貪婪地呼吸着新鮮的空氣。

明白了二人之間差距的熒不再猶豫,迅速捏碎了琴送給她的魔法石,就像來自遠古的魔神被喚醒,無數蒲公英縱情的飛舞,千風涌動,不可侵犯的領域須臾之間建立,就像是被打了一劑腎上腺素,疲憊、傷勢、困頓被一掃而空。

回過神的男人將指節捏出聲聲爆響,饒有興趣的看着這無形的看似堅不可摧的堡壘,帶着嘲弄的表情揮動着手指,熒驚恐的發現此時男人的手指竟變成了類似蜥蜴的利爪,不斷攀升的氣焰讓她不能不聯想到一種傳說中的生物——魔龍特瓦林

一下,又一下,強大如同液壓機般的重鎚使得蒲公英的領域發生震顫,飛舞的蒲公英們不安的晃動着腦袋,不可避免的走向凋零。

不行,絕不能坐以待斃,熒嘗試呼喚風元素的幫助,但在隸屬於魔龍和騎士團長的風精靈怎麼可能甘心聽從一個菜鳥的指揮,風刃流轉,在熒的手臂上留下道道傷痕。

風渦的核心遲遲無法凝聚,在對方震耳欲聾的嘲笑聲中,無形的領域出現了道道裂縫。

「好不容易走到這裡,好不容易才有了哥哥的消息,怎麼可以,在這裡就倒下,給我乖乖聽話啊!」

或許是蒲公英之風的力量已經被削弱到了一定程度,又或許是熒此刻的氣勢壓倒了一切,由風組成的騎士團拱衛在女王的身邊,虎視眈眈的看着進犯的來敵。

剛剛還顯得無比瘋狂的男人此刻神智似乎清明了一些,看着這個初入提瓦特卻試圖駕馭高等元素的菜鳥,淋漓的鮮血從熒的鼻孔流出,男人略帶紳士做了個「請」的手勢。

旋轉的利刃帶動着熒的身體飛速旋轉,一場空中優美的華爾茲卻掀起了一場恐怖的颶風,激蕩的風流吞噬着眼前的一切,演化成不可阻擋的風龍捲。

然而面對毀滅般的攻勢,男人只是張開了雙手,將風暴擁入懷中,暴風利刃在男人的臉上划出淺淺的血痕,但又飛快的恢復,男人露出了堪稱愉悅的表情。

風暴平息,從始至終,男人未曾退後一步,這場貓捉老鼠的鬧劇即將落下帷幕,熒半跪在地上,無力的看着男人的利爪伸向自己的頭頂。

「凍結吧!」一個渾厚的男聲響起,恐怖的寒氣從自己的頭頂划過,男人吃痛的伸回手,手背上已經結上了厚厚的冰霜。

一個身材健碩,帶有一隻眼罩,類似海盜打扮的男子護在熒的面前:「抱歉,來晚了。」

狂暴的魔龍看着到嘴的獵物即將被奪走,身上越來越多的地方在發生異變,關節爆響的聲音如同死神的催魂曲。

「Link Start。」冰冷的位元組從對方的嘴裏蹦出。

對方也是提瓦特的玩家!

然而眼罩男的一番話卻讓他冷靜了下來:「還不逃嗎?還是說,你已經有信心對抗整個西風騎士團了。」

魔龍看着裝腔作勢的男子,雖然內心充滿懷疑,但卻沒有把握在短時間解決這個冰屬性神之眼的擁有者,臨走之前,他貪婪的吸了一口熒周圍的空氣,似乎是要牢牢記住獵物的味道,隨後消失在無邊的夜色之中。

「幸虧唬住了,否則我就只能背着你跑路了,」眼罩男扶住了要倒地的熒,「先介紹一下,我是西風騎士團騎兵隊長凱亞。」

然而他並沒有得到回應,熒的腦袋一歪,無邊的黑暗籠罩了整片視野。

……

「琴團長,她好像醒了。」一個穿着牧師服的年輕女孩呼喚着琴團長的名字。

「熒,你沒事吧!」不用說,雖然還沒有睜開眼,但這一定是派蒙沒錯了。

「我這是在哪?」如同潮水退卻後的沙灘,無數怪石嶙峋,刺破了光滑的沙面,遍體的傷勢通過神經向著大腦不斷傳遞着疼痛的信號。

「沒事的,加油哦。」如同泉水般清冽的聲音撫慰着一切,清涼的水元素舔舐着傷口,加速着傷口的癒合。

英氣凜然的琴團長來到床邊:「已經沒事了,你被魔龍特瓦林襲擊了,在你第一時間捏碎了魔法石之後我們就急忙派出了救援,但是由於戰鬥發生在現世的緣故,我們無法利用傳送石來到附近,所以只能讓離你最近的騎兵隊長凱亞前去幫忙,事後請來了西風教會的芭芭拉為你治療。」

羞澀的少女看了一眼坐在床邊的琴團長:「琴團長,如果沒什麼事的話,我就先回了。」

「好的,這次麻煩你了。」

還沒等琴團長的話說完,少女就已經帶着通紅的臉頰跑遠了。

「相信你也猜到了吧。」琴溫柔的幫熒將凌亂的頭髮整理好。

「特瓦林,其實也是玩家對嗎?」想必凱亞聽到那句話之後一定把事情的原委告訴了琴。

「其實我們之前一直有猜測,但直到這次襲擊之後我們才終於得到確認。一開始我們以為特瓦林喜歡襲擊那些剛剛獲得神之眼的人是因為這些人比較容易制服,不過現在結合特瓦林的玩家身份來看,恐怕他選取的目標恐怕另有深意,因為剛剛獲得神之眼的人和神之眼之間的聯繫尚不緊密,也是獵取神之眼的最佳時機。」

「他恐怕不會輕易放過我這個目標。」回想着之前魔龍的動作,熒感到一股寒意包裹着自己,名為恐懼的情感迅速傳染着在場的每個人。

「熒,我們該怎麼辦?要不然我們不進提瓦特了好不好?」淚眼朦朧的派蒙苦苦哀求,在她看來,一切都不如摯友的生命更為重要。

「不行,」想都沒想,熒立馬拒絕,「這個世界,有一個我必須要找到的人。」

琴滿懷深意的看了兩人一眼:「考慮到熒的特殊性,即便過了最初的期限,魔龍恐怕也不會放棄對熒的狩獵,我們所能做的就是在你們附近安排儘可能多的保護,守株待兔,等待時機,請相信我們西風騎士團,一定會解決這場危機。」

「謝謝你,琴團長。」派蒙小心的攙扶着熒轉身離開。

兩人漫無目的的遊走在蒙德繁華的街道上,對前路的迷惘,對未知的恐懼,對危險的擔憂,各懷心思的摯友很有默契的沒有出聲打擾彼此。

此時,歌聲打破了平靜。

「熒,你聽。」

蒙德的一切不是風神的功勞,

為你歌頌美好的萬象——

可得感謝西風揉了那麼久,

春天的花如此嬌滴的開放。

蒙德復蘇,萬物生長。

夏天的獅子漫步原野,

天這麼熱,是因為它的鬃毛彷彿太陽?

北風淺睡,

你可曾見過它身邊的群狼?

誰也沒見過它們,它深知誰也不喜歡冬日。

風神卻是清楚地,它夢裡一定有一個溫暖的遐想。

山門夾道,峽谷又似醉漢蹣跚,

反正東風不用走路,它用飛的,

往日蔽雨的翅膀掀起混亂的風暴,

誰來守護可憐的城邦?

遠處一個穿着翠綠色服飾的吟遊詩人正在賣唱,然而熒清楚地看到他的手指並沒有搭在豎琴的弦上,動聽的歌聲卻在空氣中流淌。

一曲結束,這個「假貨」回過頭,俏皮的衝著她們眨了眨眼睛。

《原神之神之約》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