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在馬林梵多摸魚的某植僵領主
在馬林梵多摸魚的某植僵領主 連載中

在馬林梵多摸魚的某植僵領主

來源:google 作者:天藍色小藥丸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天藍色小藥丸 洛爾 遊戲動漫

混在海賊世界裏的穿越者,有人選擇下海單幹,然後每天和同行勾心鬥角的同時還得防着手下背刺,隔三差五的從大將手上死裡逃生,到了新世界還得和四皇干,堪稱舉目皆敵有的人選擇守護正義,然後每天不是去找天龍人的茬的路上,就是在天龍人主動送茬上門的路上,海軍,政府,海賊,賞金獵人,都在殺他,堪稱舉世皆敵所以說沒事找那麼多事幹什麼,每天喝喝茶,看看報紙,沒事調戲美女的日子不好嗎展開

《在馬林梵多摸魚的某植僵領主》章節試讀:

「紐!」

小八渾身流着汗水,驚恐的從噩夢中醒來。

剛才它做了一個噩夢,一群惡魔從天而降,肆意的殘殺着它的同伴。

大夥都死了。

「還好是個噩夢,紐。」

小八心有餘悸的擦了擦頭上的汗。

「你醒了啊。」

洛爾背對着小八坐着,身上披風后面的正義大字映入小八的眼帘,就和那些屠殺它的同伴的惡魔們一樣。

原來,那不是夢。

「紐!」

小八尖叫一聲後就暈了過去。

額,這是怎麼回事。

正在削水果的洛爾一臉懵逼。

無奈之下,洛爾叫來了軍醫。

軍醫給的解釋是,補血補過頭了,有點高血壓,給它放點血,降降血壓就好。

於是,在放了兩斤血之後,小八才悠悠的醒來。

然後,看着一臉笑盈盈地給它放血的軍醫,眼一閉,又要暈過去。

「啪!」

軍醫一個大耳巴子打過去,有效的打斷了暈厥。

隨後,洛爾便施展出了他那三寸不爛之舌,對小八進行了忽悠。

「我有一個夢想……」

「在那遙遠的紅旗下……」

「曾經,我和我的朋友們……」

洛爾的忽悠能力戰國都扛不住,更別說智商不高的小八了。

很快,小八就迷失了。

「洛爾桑,我覺悟了,我回到魚人島一定會告訴我的同類,讓它們放下與人類的偏見的,萬物都是平等的。」

額,我只是想讓你不記恨我,不去找冥王堵我罷了,和萬物平等有什麼關係。

洛爾整了整嗓子,開口道,

「老八桑,你能明白就好,我一直在找志同道合的朋友,想不到第一個理解我的人不是人而是魚人。」

「老八,我就叫你老八了,以後我們就是最好的朋友了……」

…………

「以後記得常來玩啊。」

甲板上,洛爾揮着手向海里的小八道別。

小八也同樣揮手向洛爾致意。

「洛爾桑,你的意志我會傳達給我的同類的。」

說完,小八就一個猛扎,潛進了水裡。

等等!

洛爾揮手,揮着揮着就意識到了不對。

「博加特,快,給它抓,請回來。」

博加特:…………

也就是博加特長年跟着卡普這種逗比,習慣了。

換個副官早就一巴掌拍上去了。

看着博加特一隻手把小八抓住,從水裡鑽出來,洛爾這才放心下來。

從這裡到魚人島還是有點距離的,大海上也不安寧,萬一小八突發奇想出水換換口味出意外了怎麼辦。

那我之前豈不是白費口舌。

於是,洛爾開口道,

「老八啊,你在走這麼急幹什麼,我還沒來得請你吃蜜汁小漢堡呢……」

安(忽)穩(悠)完小八,洛爾就在博加特的帶領下,來到了阿龍關押的房間。

「博加特,你出去一下,我有點事要做。」

博加特點了點頭,走了出去,很自覺的把門帶上,沒有問一句為什麼,做什麼之類的廢話。

畢竟,以博加特的見聞色,站在甲板上都能清楚的知道裏面在發生什麼。

「啪!」

博加特又打開了門,回來說了一句,

「洛爾參謀,這鐵鏈不是海樓石做的,強度不夠,罪犯可能會掙脫。」

隨後,又關上了門。

可能會掙脫嗎?

洛爾揮了揮手,一隻花盆出現,緊接着一隻堅果出現在上面。

略微等待幾秒,花盆冷卻好了之後,洛爾再種下一隻豌豆射手。

不知道為什麼,目前只有彈簧豆可以種在甲板上,其他的植物都需要泥土,還好花盆是白卡,拿到了。

花盆的cd只有短短的幾秒,也就是說,每過幾秒,洛爾就能召喚一株植物。

於是,在阿龍逐漸驚恐的目光中,整個房間都充滿了各種各樣詭異而又充滿暴力美學的植物。

洛某人可能是唯一一個不受陽光限制的植物系統持有者了吧。

看着系統頁面上顯示的天價陽光儲存數,洛爾低調的關掉了頁面。

「啪嗒,啪嗒。」

洛爾用他帶有碼釘的軍靴用力的跺着甲板,以此來提高自己的威(逼)懾(格)力。

甚至,他覺得不夠響而反覆走了幾遍。

然後,在阿龍一臉看智障的眼神中,洛爾一巴掌「啪」在了他的臉上。

「你為什麼來的這麼晚!你知道我的養成計劃因為你都落空了嗎。」

???

阿龍先是一愣,然後就感受到了這個大逼斗帶來的侮辱。

「我要殺了你,嗷!」

阿龍一邊鬼叫着,一邊掙扎,想掙脫鐵鏈。

劣質的鐵鏈被繃緊,好像馬上就要被崩斷一樣。

「魚人就是沒腦子,一點都看不懂形式。」

洛爾往後退,給一排堅果,以及堅果後面的豌豆射手露出來的槍管讓出空間。

「**……」

滿天的豌豆射在了阿龍的臉上。

片刻過後,豌豆射手們都索然無味的低下了頭。

見狀,洛爾拿着筆在本子上寫下。

豌豆射手:傷害一般,主要為鈍傷,製造速度快可火力覆蓋,與遊戲不同,會出現疲勞。

然後換了個本子繼續寫。

實驗一:植物召喚物造成傷害掉落卡片(×)

植物召喚物致死掉落卡片((手動空白))

實驗二:人造成傷害掉落卡片((手動空白))

人致死掉落卡片((手動空白))

「呔,阿龍,你可認罪。」

「我認你*的*****,我***你***」

「搜嘎。」

洛爾一揮手,正在休息的豌豆射手們不得不抬起頭,拖着勞累的軀體繼續為無良老闆出力。

「啊,哈啊,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多次實驗,防止出現偶然性。

洛爾在筆記本上又寫了一句。

片刻過後,豌豆射手們虛弱的低下了頭。

不過,單一植物攻擊是不是也會有偶然性呢。

「阿龍,你可認罪。」

「我……」

「打。」

洛爾一揮手,鋪天蓋地的攻擊飛向了阿龍。

這一次,不止有豌豆射手,捲心菜投手和其他的攻擊性植物也一起出手了。

捲心菜,豌豆,玉米,黃油,場面一度有點失控。

片刻過後,洛爾整理好衣服,夾着筆記本就走出了房間,然後叫了幾個五大三粗的十年老兵去給一片狼藉的阿龍清洗身體。

「唉,實驗體太少了,一群魚人就三個綠色以上,其中一個還不能動。」

「不然我就可以對比殺死實驗的。」

「要是像阿龍這樣的不長眼的海賊能多來幾個就好了。」

等等,我為什麼變的這麼看淡生死了呢。

洛爾看着自己的手。

我從紅旗下來到這裡不過幾年的時間,其中只是偶爾跟着出去看看黃猿砍人。

為什麼我的心就變得如此冷血了呢,一條活生生的生命拿來隨意生死實驗,而我的心卻毫無波瀾。

究竟是這個世界影響了我,還是我的本性就是如此。

洛爾靠着欄杆想了很久,

「都是這個破系統的設計師害得。」

《在馬林梵多摸魚的某植僵領主》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