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在騎士世界做最強貪慾者開始
在騎士世界做最強貪慾者開始 連載中

在騎士世界做最強貪慾者開始

來源:google 作者:寒霜棄雪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寒霜棄雪 洛晨 遊戲動漫

命運的齒輪重合!於慾望中重生!在黑暗中綻放!守望黎明的希望!明明中的指引,是心中的方向!是命運的安排,還是……從做最強開始……展開

《在騎士世界做最強貪慾者開始》章節試讀:

第一章:深淵、回憶

呼~

呼~呼~

呼~呼~呼~

空氣流動的響聲回蕩!

飄搖!

流轉!

墜落!

剎時空氣靜止,風聲沉寂!再無半點光芒!

墜落!

緩緩墜入無底的深淵!

墜落!

沉寂!

………………

時光輪轉……歲月荏苒……唯有黑暗陪伴!

不知過了多少歲月!

也許一年……百年……千年……萬年……

也許是十分鐘……五分鐘……一分鐘……

甚至是十秒……一秒……

時間雖然依舊流逝卻失去了意義!

忽有一日……

「唔~……」

黑暗中的(他?/她?/它?)蘇醒了。

「嘶~唔~」他(哦,是他啊!)猛的倒吸一口冷氣。

「嘶~我的頭~」

他試圖伸出左手扶住額頭,以此來緩解頭部的疼痛。

然而事情並沒有如他所願!

他的『手』並沒有觸碰到他的『額頭』就像穿過空氣一樣穿過了他的額頭。

他愣了愣,『他』將並不存在的『手』放在同樣並不存在的『眼睛』前,看着『眼』前並不存在的『手』『他』平靜的內心泛起了波瀾!

「手呢?我的手呢?」

「我……!嘶~」大量的信息從『他』的『腦海』浮現!

巨量的信息編織在一起組成完整的記憶。

「我……我叫洛晨?」

隨着洛晨想起自己的姓名,曾經的記憶浮現,往事的種種浮現於他的『眼』前。

……………………

奉天城,婦產科醫院。

「啊~……啊~」

產房裡傳出嬰兒的啼叫聲,護士打開產房大門,產科大夫走了出來!

「你們誰是劉嬌親屬?」產房大夫站在產房門口細心詢問着。

「我是!我是!」聽到醫生的詢問一位平平無奇(眾所周知平平無奇是低調)相貌平常的男子連忙跑了過來!

「恭喜,母子平安,是個男孩!」在男子的注視下,醫生訴說了這個喜訊!

聽到醫生的話語男人終於鬆了一口氣。

……………………

「當家的你看,咱們的孩子多麼可愛啊!」女人抱着一個皓齒朱唇的嬰兒對着身邊的男人說道。

「是啊,這個孩子讓我們的心活了起來,就像清晨的一縷曙光,那麼明亮。」男人回應着。

「不如孩子就叫洛晨吧!寓意一切都是新的開始,就像晨光一樣,帶來新的一天的希望。」女人提出建議,看向男人,眼中閃爍着光芒,等待着男人的答覆。

「好,都聽阿嬌的!」男人回應着,臉上掛滿了笑容。

……………………

轉眼間八年過去了……

洛晨一家的生活經過男人的努力,也漸漸步入了小康,並且成功在魔都定居。

目前男人在電子廠任職車間經理,月薪一萬八。在多年的摸爬滾打中也算混出了名堂。

然而命運卻總是如此不公,意外來臨了……

趁着公司休假,男人開着他為了方便工作買的二手車,打算帶着母子二人去郊遊。綠燈僅剩一秒,為了安全着想,男人踩下剎車,車子穩穩的停在停車線後。在男人踩下剎車的同時,綠燈跳轉成黃燈。

男人靜靜的等待着。此時就在男人車後不遠處大概200多米,一輛水泥車剎車失靈,徑直向著男人的位置撞了過來。

車輛失控,水泥車司機連連按下喇叭催促前方的車輛讓路。避免發生交通事故。

然而200米轉瞬即逝,水泥車穩穩的撞上洛晨一家的轎車,巨大的力量將車掀翻而起,重重的摔在馬路路口中間。

馬路兩側的車輛紛紛踩下剎車,有好事者靠近查看情況,水泥車司機也下車了,他拉開車門將車內的三人拉了出來,並且遠離車輛。

將三人依次放下的水泥車司機掏出水裡,撥打着急救電話。

…………

醫院中,醫生正在對着趕來的**交代着什麼!

「很可惜,兩個大人沒有挺過去,只剩下小孩子了。」醫生感嘆道。

滴~~——滴~~——

………………

洛晨出院了。

他迷茫的看着天空,感覺未來的生活一片灰暗。他咬了咬牙,給自己打了打氣,下定決心即使再難也要努力活下去。

……………………

小區的草地上,垃圾桶周圍,學校旁邊依然可以看到他的身影。顯然他經常利用課餘時間去撿一些廢品,用以補貼家用。

「就是他,他是個沒有爸爸媽媽的野孩子,打他。哈哈哈~」在小路里一群熊孩子向著洛晨丟着石子,大聲調笑着。

被眾人攻擊的洛晨咬着牙逃也似的跑開了。

一口氣跑回家,這是父母唯一留給她的遺產了。

將房門鎖死,洛晨蜷縮在床上,默默的流着眼淚。

就這樣洛晨懷揣着傷痛獨自生活了二十年。

……………………

又一年的清明節,洛晨再次來給父母掃墓,看着墓碑上書寫的文字,一種莫名的情感再次流上心頭。

「爸、媽距離你們離世已經有二十個年頭了,現在你們的兒子依然堅強的活着,雖然早些日子過的不是很好,不過現在也吃喝不愁了。真的好希望你們能再次陪伴我過一回生日啊!哪怕只是簡單的吃一回團圓飯也好。」洛晨伸手撫摸着墓碑。

將一年的經歷都跟面前的石頭訴說著,歡喜的、委屈的、憂愁的事情,一件一件的訴說著。就這樣一直訴說到正午,正是日上三竿的時候。他整理好墓地,默默的離開了。

……

洛晨走在繁華的街道。

馬路上車輛穿梭而過,人行道上人群熙熙攘攘。

「咕嚕嚕~」就在此時洛晨的肚子不爭氣的叫了起來。

洛晨四處張望着,看到了一輛便食車。

「老闆有烤冷麵嗎?」洛晨詢問道。

「有的,有的,您要什麼樣的。」老闆看到有生意上門,連連應道。

「來份三面兩蛋一腸的吧,少蔥花不要香菜。」洛晨提出自身的需求。

「好嘞,您稍等啊!馬上就好,一共七塊錢,您是現金還是掃碼!」老闆答道。

「微信掃給您吧!」說著,洛晨打開手機將錢掃給攤主。

『微信收款,七元。』

僅僅片刻功夫,攤主憑藉著嫻熟的手法將烤冷麵做好,快速裝盒遞給洛晨。

「您的烤冷麵!吃好下次再來!」攤主客氣的邀請道,顯然對自家的餐點信心滿滿。

洛晨接過烤冷麵迫不及待的打開吃了起來「好的下次一定再來。」

說著一邊吃着冷麵一邊向著家的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