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在日本戰國當貴族的日子
在日本戰國當貴族的日子 連載中

在日本戰國當貴族的日子

來源:google 作者:萬澤山的李太后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萬澤山的李太后 軍事歷史 張信

主角本是大明英國公的後代,因母親是倭女後不受待見,後跟母親回到日本戰國時期一個沒落的華族家庭,但日本正值戰國亂世,主角要麼苟在京都混吃等死,要麼弄一番事業到處攪局先去尾張收猴子,再去各地收無數名家至於戰將?還是去我們親愛的大明找人缺錢佐東銀山、佐渡金山全是我的,我的,我的織田家?織田信行比信長更適合,敢炸刺就讓齋藤家攪局武田家讓信虎收拾膩子信玄老烏龜直接今川家時期就把他燉了王八湯展開

《在日本戰國當貴族的日子》章節試讀:

嘉靖十四年(1535)三月二十八日將軍戶幫貼余丁一併編入均徭冊,並收牧地還官,又役軍築邊牆,苛虐失軍心。嘉靖十四年三月諸軍請復舊制,呂經笞杖訴者,諸軍遂變,搗毀府門,火燒均徭冊,並撕裂呂經冠裳,囚於都司署。呂經被召回京,四月途經廣寧,都指揮袁璘擬扣諸軍月餉為呂經治裝,又激起軍士嘩變。軍士執呂經、袁璘。撫順軍士仿效,執兵備指揮劉雄。朝廷力主重治,派英國公張侖之子張溶率京營及遼東幾衛官軍交付並用平了此次事件。

可還是有一些殘兵敗將逃到了朝鮮去了,張溶令朝鮮國官軍剿滅這批敗軍,可誰知收到的消息卻是2000朝鮮官軍竟然被那麼幾十個大明敗軍殺敗了還搶了官船準備逃到日本。

如果他們在朝鮮怎樣,那還只能定義為畏罪潛逃,但去了日本那就是叛國了。張溶不顧屬下阻攔直接衝到遼東水師的碼頭,找到遼東水師提督文龍說明情況,正常調動水師最少也需要兵部的公文,但又有一個不成文的規矩。

如果遇到謀逆、叛國的事情,無論官民都可以不請示朝廷自行截殺。現在有一批遼東的敗兵準備逃到日本,作為官軍對這個是無法容忍的。於是點了福船一艘、海滄船兩艘水師官兵並張溶的官兵共200人一路追擊。

大概海上航行了快十日,又經過沿途的朝鮮、大明的民船的指引,終於遠遠的發現了那批敗軍的船那是一艘仿大明蒼山船的朝鮮貨,吃水淺,扛風浪也差,經過這麼10日的航行,雖然船沒沉但也破敗不堪。

追擊了兩日眼見就要追上之時,意外發生。

見到陸地了。

敗軍連忙上岸逃跑,明軍也不知道現在到了什麼地方,但明白的是如果讓敗軍逃到岸上那麼找起來就非常麻煩了。

張溶讓船隊直接沖岸登陸。

沖岸登陸這種類似於維京戰士拿着船直接衝上海灘登陸的方式,這樣雖然快,但對於吃水很深的大明戰船來說卻是非常大的麻煩,一個不好岸上了,你們也別想回去了。

可是張溶管不了那麼多直接大船沖岸,幸好這邊的海灘沙子鬆軟船體peng的一聲後,只是底部出現漏水,其他都沒有大礙。

張溶留下50人看守船隻,自己帶着150人就直接追了上去。

敗軍那批人這段時間的逃亡基本就是食不果腹、衣不遮體,如果不是有人追,連兵器都不會帶。好不容易到達陸地,一行人跑了沒幾里都倒在地上不動了,好大一會兒,一名叛軍說:哨頭兒,你看那邊好像來了一隊百姓穿着打扮好像還挺有錢的。

哨官一聽精神了,他也仔細看過去,只見幾個民夫挑着一個大箱子一樣的東西(駕籠),而一旁還有類似侍女樣的人,前後三四個拿着短槍的小兵,看着應該是貴族或者有錢人家。最主要的是他們後面還有十幾個民夫拉着米糧蔬菜。

餓了幾天又沒見過女人的這群殘兵,對於現在的這個情況非常開心。

哨官:兄弟們,搶糧食、搶女人。

說著第一個就攘攘的沖了過去,其身後十來個小兵也跟着過去。

而這邊架籠里是九州統領澀川堯顯的女兒桂子,沒有別的,只是因為這個九州探題雖然是九州最大的官,但也沒有什麼權利,甚至窮的要死,最近聽說大友家的大友家的家主大友義鑒妻子不能生育,於是就通過一系列關係把女兒桂子送過去給他做個側室。今天就是他安排家臣送女兒去大友家的小倉城,可是他家窮啊,湊來湊去也就那麼三四個家臣。

這日桂子正準備問侍女還有多久才能達到前面的市鎮時候,突然聽到嚎叫聲,只見遠處山崗上衝下來十幾個山賊,穿着破破爛爛但每個人都是個子非常高大的巨漢

PS:此時的日本大多數人都是1米3到1米5左右,大明那種一米6-1米7的人對他們來說就算是巨漢。

幾名家臣看到山賊來了也害怕不已,要知道北九州筑前國這邊大內家剛打完仗沒幾年,附近不要說山賊了,連個人毛都沒有了,這時候突然衝來十幾個山賊還是巨漢,讓這群小兵們瞎破了膽子,大明那群敗軍就很快就衝到跟前,砍瓜切菜一樣把幾個小卒殺死,而沒跑及的侍女也被幾個壯漢直接往路邊拖,準備施展獸行。

而桂子則被一名老家臣黑川緊緊的保護在跟前,黑川也算標準武士出身,劍法還是不錯哦,幾名敗軍想上前都被他擊傷。

其他敗軍也沒管那邊不是行苟且就是大吃大喝,完全忘了後面還有大明水軍的追擊。

黑川這邊被圍着逐漸不支時候,突然一把長槍直接**了他的大腿上,頓時老邁的黑川支撐不住了。

黑川拿出身上的肋差:小姐,這個給你,自殺了也不能讓這群山賊侮辱了。

桂子看着黑川手上的短刀遲疑了一下,還是拿起了短刀準備捅向自己,也就這時候peng的一個聲響,一名敗軍胸口出現一個碗大的血洞,頓時倒地死了。

其他人還沒反應過來,十幾支羽箭也射了過來,一下子又死了三四個敗軍。其他人看到官軍又來了,連褲子都沒穿玩命的跑。後面出現了個奇怪的情景

大明官軍在日本九州不停的追一群沒穿褲子的山賊。

官軍追出去後,作為軍官的張溶自然過來救助桂子一群人。

可能有人會說桂子一個日本人怎麼知道張溶是好人還是壞人,怎麼溝通。但不要忘了這是大明時候的日本,但凡貴族都以能說漢語為榮,而桂子是舊貴族出身,這點更加容易了。

黑川見到一群穿着鮮艷的士兵來到面前,但沒確認對方是誰的情況,即使受傷也持刀保護着桂子。

這時候士兵中一個人用日語說道:我們是大明遼東水軍,追擊叛軍到此,此地可是日本王國轄地。

桂子一聽是上國來人,連忙用漢語說:九州探題澀川堯顯之女桂子見過上國官軍,多謝上國官軍救命之恩

張溶:不用謝,日本乃大明屬國,日本之民也是大明署名,再說怎能見歹徒行兇而無動於衷,不是男兒該做的。

張溶是武將世家,長得北方漢子的英武,最關鍵身高一米七十多,在一米四多一些的桂子面前那就是一個巨人金剛的感覺,尤其張溶一身山子甲金光閃閃的更加像廟裡金剛的感覺。

小女孩一下子被這樣的男人吸引住了,也希望自己到時候嫁的男人有現在這個男人一半就好了。

知道是大明官兵了,黑川也放下刀,讓軍醫給他治療。而張溶則在一旁和桂子聊起天來。桂子從小就學習漢文化,也憧憬大明的富庶和繁榮,只是她是個窮貴族的女兒,想去大明太難了。

大概半個時辰後,探子來報:將軍,追出去的人遇到了筑前守大友家的官軍,他們已經把敗軍抓住了,但由於我們不是朝廷派遣過來的,他們不肯直接交人給我們,而是讓將軍去前面的西山城溝通一下。

張溶:也好,你們帶一哨人跟我過去,其他人回船上。

水師士兵抬着黑川還有幾個侍女,而桂子則直接跟在張溶身後,快到西山城城下町時候

張溶:將士們,等下要進日本國的城鎮,都給我整理好衣着,不要丟了我們天朝的臉面,林德你個子最高,在隊伍最前面把大明的旗幟扛起來。

說著一名身高過一米九的大漢,拿過身邊哨官給的明國國旗,又砍了一根三四米的長棍把旗幟一綁一張,還真有那麼回事。

遠遠的西山城外幾名街道守衛的足輕就看見遠方一隊人馬走過來,足輕隊長以為敵人來了準備吹號角召集軍隊,可就在這時候一名商人看到了來人旗幟後連忙阻止足輕隊長:夏吉隊長快點停下來,你知道來的是什麼人嗎?

夏吉:啊?不會是主公過來了吧,看那個架勢也像。

商人:即使是義鑒主公也不會有這樣的排場,這是大明國的軍隊啊。

附近的老百姓一聽大明的軍隊,紛紛驚訝和惶恐,因為在他們心目中城主、大名已經夠天了,但大名們見到高管或者將軍家的人也都跟狗一樣,但將軍見到大明的使者卻也變得搖尾乞憐,並且之前也說了華夏的威儀在這個年代是非常讓周邊國家嚮往的,甚至出現了朝鮮和日本爭誰是華夏的親兒子這樣的笑話,可見華夏這時候的威望和富庶。

夏吉:快快快,通知城主去。

誰知道這時候城主已經出來了,外面的明軍是他邀請來的,他自然要親自迎接。

很快張溶也帶軍走到了城下町門口。城主率先過去行禮:正四位下左衛門督大友氏西山城城主戶次家正見過上國將軍。

張溶也還禮:大明京衛指揮使司指揮僉事英國公之子張溶見過城主。

互相報過名字後,戶次城主其實對大明官職不是太了解,但聽到英國公還是知道的,這是一等一的公爵在日本這就是絕對的華族,他也不敢怠慢走到張溶身邊引領他進城喝茶,而明軍士兵也允許帶兵器進城堡。

城主茶室。

戶次政家:不知道將軍因何而來日本。

張溶:一群叛軍逃竄,我率水師追擊,沒想到追到了日本國,如有冒犯還請見諒,回頭我會寫信給幕府將軍說明此事。

戶次政家:此等小事小事,我也納悶巡邏士兵說遇到一群明軍,原來是誤入。回頭我就將抓獲的俘虜交還將軍。

張溶:城主深明大義,我這也沒有什麼禮物,我看城主也是軍旅之人,這有一把長刀是我前年立功時候遼王所贈,這次我贈與城主以成我華夏日本之好。

戶次政家本來也是戶次家的一個偏房,雖然勇武但出身問題,只能做這麼一個幾百石小城的城主,平時誰來這邊都會打個秋風,甚至還要女人接待。

沒想到這次大明的勛貴將軍來了,還送自己禮物,還如此真誠對待自己。戶次政家拔出長刀看了看,雖然華夏的刀跟日本刀不一樣,但作為武者一眼就看出這把刀比什麼正宗、長船兼光還要好實打實的可以傳承也可以戰場保命的好東西。

戶次政家放下刀立刻去了裡屋之後拿回來一個盒子:這個是我父親戶次親家在我20歲生日時候親自讓人在界那邊一個大茶人買來的茶具叫道入文琳,我一直視為珍寶,這輩子只在主公來過的那次用過,現在送於將軍

張溶也有點不好意思,自己只是把自己其中一把佩刀送給人家,人家就把傳家寶一樣的東西送給自己,而且他也知道在日本的武士貴族中一件茶器可比一件盔甲、刀具還要被重視。

張溶:城主這個禮物太貴重了。不知道城主年歲幾何。

戶次政家:我是日本永正九年三月,大明應該是正德七年

張溶:我是正德十年十一月,不知道城主是否願意與溶結為異姓兄弟,這樣以後也會成為兩個的一段佳話。

戶次政家:將軍不嫌棄政家身份地位,政家怎能不願意。

於是就在這年的日本,兩人結為了異姓兄弟戶次政家為兄,張溶為弟,但戶次政家沒有兄長架子對待張溶像對待自己兄長一樣。

結拜當晚戶次政家舉辦了宴席請了明軍官兵,同時還讓城裡有頭有臉的人物都來作陪。

第二天中午時候張溶才從宿醉中醒了過來,也是這時候哨官告訴張溶船已經補好,停在了不遠的一個漁港附近,隨時可以走。

張溶這次是受了軍令也不好停留,當天就告別了戶次政家。

戶次政家帶着家臣、家人一路把張溶一些人送到漁港,還給船上送去了很多補給,甚至還送了幾名戶次家的家奴路上伺候張溶,當然這些家奴都是女性。

這樣一折騰,直到傍晚張溶的船隊才駛離海岸。

大概三天後,張溶的船隊已經碰到了朝鮮國的水師,而張溶這幾天對於那幾個日本家奴都只是讓他們端茶倒水其他都沒碰,主要是影響不好。

可是這天張溶在朝鮮的海港被朝鮮水師招待了下,又宿醉了,可第二天起來時候發現不一樣。

身邊竟然躺着一個女人,而且這個女人他還認識:桂子小姐

《在日本戰國當貴族的日子》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