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掌握空間的我,理論上全能
掌握空間的我,理論上全能 連載中

掌握空間的我,理論上全能

來源:google 作者:盤蠱計劃z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帝江 盤蠱計劃z

諸天萬界,無限洪荒,蘊含一切可能有的洪荒,至高無上,一切大大小小的爭端都只是一群神話大羅的消遣遊戲有的洪荒,低配簡陋,所謂的聖人可能連一座山都打不穿有的洪荒,千瘡百孔,穿越者縱橫稱雄,但誰知道這是不是哪位大神在釣魚執法「至少在這個洪荒,我,帝江,理論上來說,是全能的!」一隻長在大肉翅的肉糰子,對着面前的十一隻小怪物說道展開

《掌握空間的我,理論上全能》章節試讀:

距離第一次面壁者會議已經很近了,帝江倒是有些清閑,畢竟面壁者會議才是主線,帝江的公司只能算是背景板。

緩緩合上手上的書籍,帝江輕嘆一聲,隨手便將書扔回圖書空間里。

這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本洪荒流小說了。

自從《佛本是道》這本洪荒流小說的鼻祖問世後,帝江就一直有關注相關題材的小說,畢竟這是洪荒體系首次在這個世界出現,了解一下也是好的。

這幾千年以來,絕大部分神話傳說一般都是伴隨着信仰流傳至今的,而且大都帶有各自屬地的特色,象徵著一方文明體系。

**同樣如此,但與其他神話不同的是,這個國度所信仰的不單純是幻想而出的神靈,更多的是祖先以及這片天地本身,神?有用的才是神。

所以有人說,這是個偽裝成國家的文明不是沒有道理的。

但也正是如此,這個國度的神話體系相較於其他神話多少有些不完整。

看看其他神話,神是哪來的?是幹什麼的?為何要創造世界和人類?他們去哪了?給人留下了什麼?從頭到尾等等問題都有解釋。

但在**就不一樣了,能找到因果關係的神話簡直少的可憐。

就好像盤古開天到女媧造人,這段時間裏彷彿什麼事也沒有發生,這裡有太多故事可以描述了。

像這樣的空白在**的神話體系里數不勝數,每一處似乎都大有文章,但又沒有相關的故事可以將其聯繫起來。

一直到洪荒流小說的出現,讓這些看似互不相干的神話傳說聯繫在了一起,甚至還多了一些更加精彩的故事。

而這些洪荒流小說,有不少都已經和帝江所見過的那幾個洪荒世界相吻合了。

不過在這些小說中,對於十二祖巫的描述讓帝江產生了疑惑。

在洪荒流小說的設定里,十二祖巫是巫族的建立者兼領導者,其原型取自《山海經》中的十二隻怪物。

帝江:如黃囊,赤如丹火,六足四翼,渾敦無面目,空間速度之祖巫。

句芒:青若翠竹,鳥身人面,足乘兩龍,東方木之祖巫。

祝融:獸頭人身,身披紅鱗,耳穿火蛇,腳踏火龍,南方火之祖巫。

蓐收:人面虎身,身披金鱗,胛生雙翼,左耳穿蛇,足乘兩龍,西方金之祖巫。

共工:蟒頭人身,身披黑鱗,腳踏黑龍,手纏青蟒,北方水之祖巫。

玄冥:人面鳥身,兩邊的耳朵上各懸一條青蛇,腳踏兩條青蛇,雨/冰之祖巫。

后土:人身蛇尾,背後七手,胸前雙手,雙手握騰蛇,**土之祖巫 。

強良:嘴裏銜蛇,手中握蛇,虎頭人身,四蹄足,長手肘,雷之祖巫。

燭九陰:人首龍身,全身赤紅,時間之祖巫。

天吳:八首人面,虎身八尾,風之祖巫。

翕茲:人面鳥身,耳掛青蛇,手拿紅蛇,電之祖巫。

奢比屍:人面獸身,雙耳似犬,耳掛青蛇,毒之祖巫。

根據這些描述,貌似他帝江是十二個祖巫裏面唯一一個一點人樣都沒有的祖巫。

看看他的弟弟妹妹,人首,人面,人身這三樣總佔一個,不像他,連臉都沒有。

帝江現在只想知道一件事,那就是哪天自己那些弟弟妹妹突然問起這件事,自己該怎麼回答?難道要說這是別人撮合的?

就在帝江即將陷入沉思的時候,智子發來的語音成功將其打斷。

「老大,面壁者會議快要開始了!」

打開智子發來的鏈接,一陣黑屏過後,聯合國大會堂的影像出現了。

此刻會議大廳沒有幾個空位,第五排就有一個空位置,那是留給羅輯的,看得出來他還沒有到場。

沒過幾分鐘,通道進來兩個人,一個西裝革履,一個身穿防彈衣,不知道的還以為是保鏢呢。

可惜穿防彈衣的才是主角。

作為三體官方指定對手,此刻的羅輯完全沒有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現在的他只以為是來見證歷史的,根本不會考慮成為歷史本身。

伴隨着整點鈴聲響起,會場安靜了下來,包括羅輯旁邊那兩個哲學家也是。

收回注意力的羅輯也將目光投向主席台的方向,聯合國秘書長薩伊這時候也在坎特的指引下將目光看向了羅輯。

目光的交織讓羅輯感到不安,雖然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但可以肯定,對於羅輯來說絕對不是一件好事。

薩伊倒是沒想那麼多,徑直來到主席台前開始了講話。

花費了十來分鐘時間,在敘述完歷年來發生的大事件以及面壁者計劃的內容後,終於,到了公布面壁者人選的時候。

「下面,我將以聯合國的名義,公布由聯合國行星防禦理事會最後選定的四位面壁者……」

這一刻,這個會場的人都將注意力集中在了主席台上,包括羅輯在內,都會將接下來的登場的人物深深銘刻在腦海中。

薩伊停頓幾秒,朝着那幾個面壁者人選的方向看了看,再度開口說道:

「第一位面壁者:弗里德里克·泰勒。」

伴隨着第一位面壁者的公布,泰勒從第一排的位置站了起來,走到了主席台前。

台下的眾人對此並沒有異議,畢竟泰勒作為米國前任國防部部長,能力和成績都是看得到的,作為面壁者當之無愧。

「第二位面壁者:曼努爾·雷迪亞茲。」

雷迪亞茲的上台倒是讓部分人的情緒有些許變化,但很快就趨於平靜。

雷迪亞茲作為委內瑞拉總統,執政期間對國家作出過巨大的貢獻,反米傾向的他對米國來說就是個炸彈,後來在兩國之間的戰爭中,雷迪亞茲也確實證明了這點,但在委內瑞拉,他就是英雄。

那些情緒有變化的,除了少部分是真的感覺吃驚外,大都是親米勢力。

但不得不承認,雷迪亞茲確實能力出色,成為面壁者也是理所應當的。

「第三位面壁者:比爾·希恩斯。」

對於這位紳士的上台,在場的眾人也是表達了理解和認可。

這位也是一個大佬,作為在科學和政治兩個領域都站在頂峰的高人,憑藉出色的綜合素質成為面壁者也是可以理解的。

三位面壁者的身份已經公布,還差最後一個,毫無疑問,這第四位面壁者即將成為全場矚目的焦點。

寂靜的會場此刻的氛圍有些焦躁,台下的眾人都思緒萬千,思考着誰將會是最後一個面壁者,包括羅輯在內。

薩伊抬起了她的手,緩緩指向第五排靠通道的位置,那坐着一個身穿防彈衣的男人。

「第四位面壁者:羅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