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鎮國神將(書號:17211)
鎮國神將(書號:17211) 連載中

鎮國神將(書號:17211)

來源:google 作者:王子云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孫起 王子云

簡介:三年前,他猶如喪家之犬,從軍入伍三年後,他戰功赫赫,榮耀加身之際,家中傳來噩耗母親死因不明,繼父要在母親祭日那天,與當年陷害他的仇人結婚母親在孤兒院領養的姐姐,電話里對他冷嘲熱諷,讓他不要回家,免得自取其辱一日後,楚向南看着長滿荒草的一座孤墳,一滴眼淚沒流他只身前往繼父的訂婚大典,一腳踹開酒店大門裏面金碧輝煌!裏面權貴滿座!展開

《鎮國神將(書號:17211)》章節試讀:

咔嚓!

踩着積雪而出的楚向南看了一眼天際微微升起的旭日,那是今日的第一縷晨光。

晨光照耀在聖山岡仁波齊上!

「楚神,四大戰將,五部浮屠已經親自在趕回來的路上了!」

這句話對楚向南沒有什麼,卻嚇得跟在身後的孫校生臉色瞬間慘敗!

四大戰將,五部浮屠可以說擁有極大的能量,早已經是征戰國際上的赫赫人物了。

這樣的人物如今也要來了?

真要來了,那真的踏平荊州,也只是須彌之間的事情!

「他們回來做什麼?」

「戰神回歸,家人被欺,一怒之下召集十萬將士?」

「小說看多了吧?」楚向南笑了笑。

「回個家而已,不用如此勞師動眾!」

「我的家事,我自己處理就行了!」楚向南搖搖頭。

荊州!

這是荊州今天的一件大事,不僅僅是商界政界的一些大佬到場了,就是一些媒體都圍在了荊州第二豪華的雲霞酒店大門口。

這是荊州第二大酒店,如今已經被媒體和所有人包圍的水泄不通了。

因為今天是荊州劉氏集團實際掌控人劉雲河和孫氏集團孫寧靜訂婚的大喜之宴!

門口早已經豪車無數,畢竟來的都是荊州有頭有臉的大人物,甚至據說荊州原先的一把手都親自出席了。

這倒不是劉雲河有這麼大的面子,而是孫氏集團孫寧靜有這樣的面子。

畢竟層次高一點的人都知道,孫寧靜是東吳孫家的分支,鎮守荊州這邊,不少人還是想要攀附的。

但是真正攀附成功的卻只有劉雲河!

而此刻那挑高近十米的巨大大廳之中,燈火璀璨,裝修豪華,看得出來,劉雲河這一次十分的用心。

兩對新人踩着紅毯,紛紛登台!

一對是劉雲河與孫寧靜,另外一對則是孫起和秦秋雪!

「劉總,要不要來個單膝跪地,求婚啊?」忽然人群之中一個帶着金絲鏡框的人起鬨道。

哈哈哈!

人群一陣大笑,劉雲河雖然如今四十多了,但是也不得不像個愣頭青一樣乾笑一聲,捨去面子,陪笑道。

「好!」劉雲河爽快答應。

因為開口的是孫氏集團孫寧靜的哥哥,在荊州同樣是有頭有臉的人。

這日後就是他哥了,他敢不答應?

「哎,我們荊州的這支一枝獨秀的玫瑰花還是最終被你採到手了,單膝跪地也不算過分!」有人打着圓場開口道。

劉雲河笑着,然後緩緩單膝跪地,一手捧着花,一手拿着一枚鑽戒!

「寧靜,你願意」

「砰!」

一聲巨大的響聲響起!

嚇得真眾人猛地一驚,然後紛紛轉頭看向了聲音的來源處。

但是卻都驚駭無比,因為這裡是挑高十幾米的大廳,大門是兩扇十幾米高的大門。

但是此刻,其中一扇大門卻轟然倒塌,像是被一頭大象撞倒了一般。

甚至還掀起了一陣灰塵!

此刻眾人眉頭一皺,這是來鬧事還是出了什麼意外!

劉雲河被打斷,此刻也眉頭一皺!

「啪!」

「**!」一陣掌聲響起!

接着一個高大的身影緩緩踩着倒塌的大門走了進來。

他沒有半分氣勢,走的很是隨意但是卻無視在場之人一雙雙炙熱的目光!

彷彿那些讓人不自在的目光不存在一樣。

「劉總好雅興,都說男兒膝下有黃金!」

「我看,劉總這一跪,可是對得起列祖列宗啊!」

這聲音帶着嘲諷,讓整個場子近千人瞬間變得安靜起來了。

因為在場的都是荊州的高管權貴,有頭有臉的大人物,更別提如今荊州如日中天的劉家和孫氏集團了!

誰敢在今天搗亂?

怕是一句話,今天都走不出這大廳。

但是楚向南卻踩過大門,帶着輕蔑之色看向了劉雲河!

「你是?」

「向南?」劉雲河終於認出了自己的兒子。

三年時間,楚向南的確有了很大的變化,導致劉雲河第一時間還真沒認出自己的兒子!

「哦?」

「劉總還記得我楚向南啊?」又是一聲嘲諷。

「向南,你怎麼回來了?」忽然一個身穿禮服的女子當先一步跨出,然後走到了楚向南跟前。

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昨晚給楚向南打電話的王子云!

也就是楚向南的姐姐!

「今天是父親的大喜日子,向南,你有什麼話,我們私下去聊?」王子云顯然是來解圍的!

「你配嗎?」楚向南看着眼前這一幕,看着眼前這個所謂的姐姐微微一笑。

「向南,你」

「王子云,昨天你電話里承認了,你威脅我?」

這話還沒有落地,楚向南伸出手,直接抓住了王子云的衣領。

然後他單臂猛地一甩!

砰!

王子云整個人直接重重的摔了出去。

直接在地上爬不起來了。

「威脅我,考慮過後果嗎?」

「向南,你怎麼這麼大火氣?」劉雲河眉頭一皺,但是還沒有失去自己該有的那份城府,畢竟今天不能讓人看笑話!

「你說呢?」

「劉雲河,記得男兒膝下有黃金嗎?」

「你告訴我媽的,因為結婚那天,你說了這句話,我媽沒有委屈過你,讓你單膝跪地!」

「如今呢?」

「你卻跪這個女人?」

「你手中那枚價值三百萬的鑽戒,是我十五歲,也是你和我媽結婚十四周年紀念日的時候,我媽在巴黎買了給你的!」

「你現在拿這枚鑽戒跟誰求婚呢?」

「向南,你有些放肆了!」

「我是你爹,我做什麼,還輪不到你指手畫腳的!」劉雲河猛地呵斥道。

因為他的確有些惱羞成怒了!

這些事情說出來,的確讓人難堪!

「是你放肆了!」楚向南冷笑一聲。

「你誠心要讓別人看我們自己家笑話是吧?」劉雲河再次怒喝。

「早就在被看笑話了!」

「你娶誰呢?」

「孫寧靜?」

「荊州有名的交際花,更是當初陷害我的人之一!」

「你娶一個陷害你兒子的人?」

「這不是笑話?」

「你把婚禮放在自己妻子的祭日上,這不是笑話?」

「你讓王子云給我打電話,威脅我,不讓我回來,這不是笑話?」

「你和她怎麼認識的?」

「我媽靈堂上,你們在後面做了什麼,要我說出來?」

「你拿着我媽買給你的鑽戒今日向別人求婚,這不是笑話?」

「保安!」忽然一道聲音冷冽開口道。

《鎮國神將(書號:17211)》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