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真理武裝
真理武裝 連載中

真理武裝

來源:google 作者:筆下風月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蘇茉茹 謝玉樞

這是一本主角自稱天才的書,這是一本很搞笑的書,這一本很催淚的書,這一本很熱血的書,沒有師父,沒有系統,沒有法寶,只有一個瘋狂的腦子和心臟,一個人!你說爭霸,你說美女,你說瘋子,你說神魔,哈哈哈,一切皆在我手,這天地,我撕給你看,這神魔,我殺給瞧,這三界六道,任我縱橫馳!總之,這是一本神奇的書,來,開整!展開

《真理武裝》章節試讀:

伴隨着一連串瘋狂的大笑,天鑄門的某一處別院沸騰了,昏迷了一個多月的小少爺,蘇醒了。

在整個遠東大路,東方諸國之中,天鑄門是為數不多的一個司掌煉金技術的家族,但是已經沒有了國家煉金師的名號。

而天鑄門的小少爺謝玉樞,一個多月之前,因為決鬥失敗,不但丟了面子,還被當面悔婚。

小少爺也是受了刺激,急火攻心,一蹶不振,霉運連連。

而天鑄門作為東大陸已經沒落了的煉金門派之一,隨着前代門主的死,已經到了誰都能欺負的地步,被排擠,被嘲笑,被打壓……

如今小少爺還未及弱冠之年,無法繼任門主之位,門主夫人也是苦苦支撐,日子過得並不好。

痛打落水狗和窩裡反向來是人類的基本屬性,就連他的家人,也開始欺負這孤兒寡母。

但是隨着這一連串的笑聲傳出,有人終於鬆了一口氣,可笑的是,這鬆了一口氣的人,不足五指之數。

謝玉樞掐着腰,站在床上,披頭散髮的,看着窗外的世界,笑的瘋狂至極。

他不是瘋了,而是開心的。

他玩脫了,作為一個科學天才,他成功的以人力製造了黑洞,並非模擬出來的黑洞,而是真正意義上的黑洞,能夠吞噬一切的黑洞!!!

而現在,他在黑洞的力量暴走的情況下,徹底灰飛煙滅,來到了另一個世界。

平行世界?多維宇宙?這對一個科學家來說,無疑是致命的誘惑。

既然能來到這個世界,一定也有回去的方法,證明多維宇宙的存在,黑洞的秘密也能夠得到進一步的解析。

畢竟黑洞的成果,他還沒來得及享受就遭到了『反噬』!

謝玉樞這個天才巔峰之後,感覺寂寞有雪,便沉迷玄幻和科幻小說,才有了後來黑洞的誕生,他夢想着來到異世界,現在,他如願以償了。

他要探索這個世界,也要掌握更加先進的,他所不知道的科學!!!

謝玉樞是開心了,可是有人卻哭了,他被哭聲打斷。

低頭看去,眼前的女人,梨花帶雨,帶着驚喜和疼惜的看着他:「我的孩子,你終於醒了。」

謝玉樞愣了愣,這個女人,是他的娘啊……這個世界的娘。

謝玉樞習慣性的捏住了下巴,剛才是太開心了得意忘形,這個娘,生的真是美極。

頭疼的是謝玉樞保留了這個世界謝玉樞的記憶,他的處境,實在不是很好。

這天鑄門是東大陸幾乎已經絕種的煉金門派之一,隨着前代門主的死,天鑄門也徹底的沒落了下來。

而這個不爭氣的同名二世祖謝玉樞,也是不長臉,處處被人欺負,整天受一身的窩囊氣,被自己家人指指點點,看不上不說,外人更是對其嗤笑不已。

現在更可悲的是,未婚妻當面羞辱他,跟人跑了不說,決鬥也敗了,該有個地縫鑽進去才對,若非如此一命歸西,恐怕還真沒有謝玉樞的機會。

謝玉樞自己的本事也不到家,前代門主死了不到三年,天鑄門就被剝奪了國家煉金師的名號,斷掉了國家的資源的補給。

家族的內部分裂,更是將他們孤兒寡母排斥在外,他的二叔暫時接管了門主的職位,將天鑄門的財政和資源把的死死的。

只等着謝玉樞成年,就會挑選新的門主,注意,是挑選,而不是傳位!

謝玉樞再次笑了起來,笑話,老子可是天才,十八歲之前就掌握了八門語言,完成所有學業,申請過上百種發明專利,得到了各種名牌大學和科研機構,以及上市公司和秘密結社邀請的人。

更牛逼的是二十歲他謝玉樞就在自己的實驗室裏面,成功得製造了黑洞,雖然……也死在了黑洞上。

但那是個美麗的誤會,也是為了科學而獻身不是嗎,這借口是也是極好的,但是對科學家來說,研究,獻身,即是正義!

謝玉樞可是個狂人,為了科研而極端瘋狂的人,他的家人和助手都知道,這孩子神經不太正常,經常因為一些成就啊,發現啊,囂張的瘋狂的大笑,別人不知道都以為他是瘋子,然而他只是開心而已。

謝玉樞捏着下巴,笑的囂張至極,正在為了新世界感到喜悅,欣喜若狂的發現了新大陸。

他娘卻嚇了夠嗆,這孩子莫不是瘋了,受了那麼大的刺激,躺了一個多月,莫不是心裏承受不住,已經得了失心瘋了。

「玉樞啊,你別這樣嚇唬娘,天涯何處無芳草,你,你放心,娘一定給你找到更好的女人,那顧欣怡,已經不是咱們能高攀得上的了,你……」

謝玉樞的反應卻大出所料,讓蘇茉茹這個當娘的吃驚不小。

只見謝玉樞擺了擺手,打斷了她的話:「娘啊,你開什麼國際玩笑,那種狗眼看人低的女人,不過是個下三濫的貨色,庸脂俗粉而已,豈是你兒子我能看上的,隨她去,有她後悔的時候,想給我當媳婦,呵,給我**趾頭我都不惜要!」

……

蘇茉茹眼睛瞪得大大的,自家兒子這話雖然狂妄,可是這氣勢,可不是能裝出來的,要這麼囂張么?

「玉樞,你,你這是怎麼了?」

蘇茉茹是真的吃驚不小,甚至有些被嚇到了,這孩子還知道喊娘,應該腦子沒出問題才對。

但是她自己養的種,她知道什麼德行,說是爛泥扶不上牆,那也是渾然不為過的。

謝玉樞嘻嘻哈哈的從床上跳了下來,仍然是滿臉的興奮,異世界啊,穿越啊,真是太完美,太刺激,太有挑戰性了!!!

謝玉樞抱住他的這貌美如花的娘親笑道:「娘,你放心,我沒燒壞腦子,只不過是經過這次,我想通了很多事情,您別忘了,您的兒子別的不成,但是從某方面來說,我可是個天才啊,您老放心,我打今兒起,一定洗心革面,萬眾矚目。」

沒錯,這個世界的謝玉樞說是垃圾敗類絕對沒有任何人反對,這個蠢貨就是個真真正正的二世祖。

吃喝嫖賭,坑蒙拐騙,偷香竊玉,打瞎子罵啞巴,扒老太太褲衩子的缺德事兒都沒少干!

年少輕狂的人渣一個,但是他還是有個優點的,該說是特長或者秘密才對,那就是鍊金術,雖然他至今沒有成就,沉迷玩樂。

但是他的鍊金術,是與眾不同的,因為他不需要煉成陣,能夠瞬間進行煉成,只不過這個蠢貨沒有發揮這份才能罷了。

歐米茄世界,大陸四分,百族興盛,征戰不斷,而煉金一脈,傳自上古時期,諸葛卧龍一脈,是從陣法道分支出來的,傳到西大陸之後,被霍恩海姆發揚光大,成為西大陸最偉大的奇蹟之一。

蘇茉茹聽了兒子的話,瞬間淚水就不聽使喚了,吧嗒吧嗒的往下掉:「孩他爹,你聽到了么,玉樞他長大了。」

「嫂子,真是太好了,玉樞他醒了。」

門外人不多,就三個,聽到這個聲音,謝玉樞和蘇茉茹同時臉色一沉,人家母子正在培養親情,你們不敲門就闖進來么?

謝玉樞笑着看着這幾個人,他的二叔,如今天鑄門的族長,代門主。

身旁的,是他得長子和他三叔的兒子。

蘇茉茹臉色難看,正要說話,不曾想謝玉樞將她往身後一拉,向前幾步,看着他二叔說道:「二叔,您半個身子入土的人,難不成是老糊塗了,敲門的規矩都忘了?」

這話一出,不但蘇茉茹震住了,謝家二當家的謝天笑,他的長子謝玉恆和老三家的謝玉蒙也都愣住了。

笑話,謝玉樞保留着記憶,知道這個世界的便宜老爹死後,這謝家的人是怎麼對待他們母子的,處處排斥,處處打壓。

雖然不是親生的,但畢竟那是媽,能讓人隨便欺負么?

謝玉樞是天才,天才的大腦迴路都有問題,不按正常模式思考,當然也包括日常生活,謝家自從他的便宜老子死後,一家子的人都針對謝玉樞母子,沒給他們好臉色,處處都欺負,受盡了窩囊氣。

這幫人本就對他們母子不好,天才的迴路是先發制人,不等他們來羞辱自己。

我的親人,怎麼能讓你們隨便欺負,是男人,就不能忍!這是原則問題。

不能讓你欺負到我娘頭上來。

謝玉樞平常在家,誰看到都跟過街老鼠一樣,招人煩,討人厭,而且他本身也自卑,因為雖然有着不用陣法煉成的煉金手段,卻沒有相應的能力發揮。

家人都看不上他,笑話他,平常他也就在外面作威作福,在家裡,看到誰都不好意思抬頭的那種,尤其是他父親這個靠山死了之後,這一點兒,讓穿越而來的謝玉樞,十分不爽,人渣都很硬氣對吧,這貨明顯是個慫包啊。

這個反應顯然是讓人不能接受的。

謝天笑張嘴半天,沒能回過神來,上次聽這小子說話,應該是一年前了吧?

謝玉樞笑了笑繼續說道:「今天若是我娘的房間,你不敲門進來,難不成有什麼企圖!」

二叔頓時吃驚不已:「休得胡言!」

謝玉樞他娘也是嚇了一跳,事關女子名節:「玉樞,不可胡說!」

二叔長子也是嚇了一跳,謝玉樞這聲音,明顯是提高了分貝,故意傳得老遠,謝玉恆怒道:「小崽子,你胡說什麼。」

唯獨老三家的謝玉蒙不動聲音,彷彿古井無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