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執卷封天
執卷封天 連載中

執卷封天

來源:google 作者:雜談小生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雜談小生 洛塵

我願執卷游天地,提筆驚鴻書千古我願持劍戮神魔,縱橫一氣斬八荒我願丹青映佳人,明眸皓齒羞嬌容我願孤身尋希夷,繼往開來榮枯道陰雲遮日藏清明,執卷封天啟混元展開

《執卷封天》章節試讀:

「偷襲?你偷襲我怎麼不說?災難不降臨到自己頭上,永遠體會不到受難者的悲傷。」

洛塵見那鬼影憋屈的話語,似是反駁又似嘲諷。

話雖如此,但洛塵也是為自己捏了把冷汗,若非密卷實在神奇,方才怕不是身首異處。

在洛塵看來鬼影也是身經百戰,進退之間,小心謹慎,並沒有被洛塵的剛才話語亂了陣腳。

明面上李旭和鬼影修為近似,經過短暫交鋒,讓洛塵意識到,單論實戰經驗,還是比李旭強上一籌!

看似鬼影艱難應對李旭的攻擊,估計是在等待李旭疲倦,露出破綻,等到可乘之機偷襲得手。

「不對!」

見攻擊沒能得手,鬼影沉思,一個低微的開目境修士,竟然能躲過自己剛才的攻擊?

這斷然不可能!

要知道,那李旭可是被自己迷惑,輕鬆得手,身前這小子的實力絕不可能比李旭還要強。

鬼影捂着胸口,密卷之光暗中照射,使得鬼影胸口真氣還在沸騰,即便如此,鬼影依舊冷靜的分析當前局勢。

「不過如此,還以為你有多強。」

洛塵攥着無名密卷,話語略顯輕佻,但是目光緊盯着鬼影,防備那鬼影趁亂偷襲。

就在洛塵剛說完,鬼影身形一閃而逝。

即便是李旭也不過是看見模糊的虛影,其實體在何處?難以預料!

「洛修士小心!」

李旭身懷劇毒,正準備起身相助,誰知那真氣再次凝滯,看來真氣還未完全將其排出,傷勢未減,只得大聲提醒。

「這裡!」

洛塵眼中泛光,將手中密卷轉身甩出,那密卷再次精光閃爍,重擊鬼影似虛非實之身。

鬼影一擊未中,瞥了一眼李旭,心想一旁還有那李旭虎視眈眈,於是趕忙撤退,以防那李旭偷襲自己。

洛塵察覺那鬼影一直在提防着李旭,心裏不免鄙視,堂堂銘劍宗弟子還能偷襲不成?

光明正大,方顯英雄本色!

「恐心目?」

鬼影疑惑。

在修士之中,開目境看似低微尋常,卻也有特例。

那便是覺醒召惡、恐心、覺靈三神目的修士,三神目各自有特殊的神通。

召惡目,傳說可溝通神靈,借用其力量,增強自身,相傳修鍊至增儀之境,便有排山倒海之能,見着皆妒。

恐心目,可感知降臨的危險,提前避免,可說是好運纏身,甚至可以發現不少密藏之處,這也是修行界最為羨慕的神目。

當然,恐心目若是發現的早,要麼被宗門重點培養,要麼被門閥奴役,受到周全保護,生命所受威脅甚少,所以缺少生死歷練,修為增長較慢,

但在這生死不由人的修行世界,只不過妒者甚多,即便是恐心目也免不了強者的黑手,用毒、瘴氣、偷天之術,還有實力碾壓,活着也是不易。

只要活得夠長,還怕修為增長緩慢?

就怕被有心人知道,非但不是好運纏身,反而厄運附身,在其不知不覺中讓其身亡。

而覺靈目卻是最為神秘的神目,傳說中有成神之姿,具體會賜予何種神通,卻鮮有人知。

其記錄只能在大宗門的藏書閣之中尋到,能閱覽者必須有極高的地位。

覺靈目者,被稱作宗門的未來也絕非誇大。

當然,銘劍宗與燭星宗有此實力,可惜李旭的地位和實力並非能閱覽之人。

此三目知者甚少,在開目境覺醒其一者,更是鳳毛麟角。

見者不知,情有可原。

鬼影分析,方才這洛塵手段與這恐心目有些相似,畢竟洛塵不過是開目境。

但,即便是燭星宗這等龐大宗門,也不會讓這等弟子隨意出現,神目者有不是隨處可見。

這等天才,對於宗門來說可謂是如獲珍寶,註定是傾盡全力培養,再觀身前這洛塵的裝扮還差得遠。

「就這點水平?想要殺我還差得遠!」

死裡逃生之後,洛塵不忘繼續嘲諷。

鬼影見洛塵那副得意的樣子,內心略有波動。

「可以再試試,如果是恐心目,今天怕是拿不下這小子!」

鬼影自語。

由此看來,這鬼影此時並非全力。

當然,若非鬼影見多識廣,怕是常人也不知道洛塵是否具備神目之能。

正待洛塵得意之時,鬼影施法。

周身陰森鬼氣凝聚,大有呈漩渦凝聚之勢,詭異的寒風冷冽而過,兩旁草木隨之抖動。

即便是身為魂鳴初期的李旭,在這寒風之下,也感到徹骨的寒冷。

「那是!」

攻勢再起,鬼影伸出利爪,那兩寸手指如鷹爪般鋒利無比。

伸手向前一揮,一道鬼氣呼嘯而出,雷霆一擊,斬斷在旁巨木。

洛塵見狀,渾身顫抖,估么着自己在那利爪之下,怕是性命堪憂。

「是不是恐心目,一試便知!」

鬼影用着只有自己能聽到的低聲,再次嘗試。

洛塵還在後怕之時,那鬼影鬼魅步伐再現,消失在洛塵視線之中。

「很佩服你沒有一相之力卻在我手下活了這麼長時間!」

鬼影的聲音不知從何處傳來。

「不好!」

洛塵再次感受到性命威脅,鬼影的話語彷彿虛空而來,攝人心魄,深深的恐懼直觸洛塵的心神。

恍惚之下,洛塵雙手緊握無名密卷,手中的冷汗浸**密卷畫帛。

「看爪!」

生死垂危之際,洛塵緊張的情緒再次牽動密卷。

「破邪之光!」

誰知,那密卷竟再次被洛塵展開,照耀墳間的白光再現!

那鬼影一身修為再次被密卷壓制!

「法寶?」

鬼影沒成想,那洛塵這密卷比之自己還要詭異,明明有着絕對實力地差距,在洛塵手中卻發揮出如此之能!

看來這洛塵能無故站在此處,絕非偶然。

有如此密寶傍身,尋常魑魅難進其身!

「大意了!」

不管洛塵是不是恐心目,鬼影至此也不打算長期糾纏。

一旁還有李旭虎視眈眈,如果大意,怕是命喪於此。

不待洛塵反應過來,方才的壓力驟然消失的無影無蹤。

「雜碎這就跑了?」

感受到來自四方的壓力消失,洛塵隨口罵道。

不見回應,那鬼影早已遁去。

「李旭!」

洛塵這才鬆了口氣,轉身向中毒的李旭,看其是否恢復。

誰知,此時的李旭眼神中露異樣,緊握手中的長劍,緩步向洛塵走去。

「李旭!那鬼影已經逃了,可以稍放戒心了!」

洛塵見狀,那李旭的眼神不見和善,殺氣更是從其身瀰漫而出,如此氣勢不由得讓洛塵連連後退,洛塵在那李旭的眼中看到了貪婪!

「法寶!沒想到竟在此處遇見了法寶!」

喃喃自語,卻更顯陰森。

方才一戰,李旭沒曾想,洛塵手中的密卷竟將那鬼影擊退!

「李旭你想幹什麼?」

洛塵見李旭盯着手中這無名密,大聲呵斥,企圖提醒李旭收起那帶有貪慾的目光。

「幹什麼?那法寶留在你那裡太浪費了,只不過想讓你交給有用的人!」

「我可是燭星宗弟子。」

洛塵聽聞,這李旭果真是看上自己手中這無名密卷了!

一瞬之間,李旭手持利劍已在身前。

「燭星宗?你在和我開玩笑?你這身裝扮和修為不過是散修罷了,以為我看不出來?」

「你!」

這麼一說,洛塵頓時無語,沒曾想已經被李旭看穿了老底,甚至自己連散修都算不上。

「初見之時,覺得還你有些利用價值,這才讓你相助,即便是你遇到鬼影,憑藉你這低微修為還想斬殺鬼影?不過是想讓你拖上一拖。」

當然,在李旭向前踏步之時,李旭內心還有些許謹慎。

剛才與鬼影戰鬥之時,那鬼影並未奈何洛塵,說明洛塵怕不是只有密卷,還有些許手段。

不然這愣頭青也不可能活到現在。

「原來你在利用我?」

「呵呵!修行界哪有利用一說?初出茅廬的小子警惕心差了點!」

說著,李旭提劍向洛塵襲去。

此時的李旭在見到洛塵手中之物時,早已撕破虛偽的臉皮。

見李旭兇悍而來,洛塵目中現光,這才清晰得見李旭攻勢。

此等情況,怕只有生死危難之際才會顯現。

「不錯,看來你這無名散修能得到這密寶也是氣運加身。」

一擊不成,李旭反手揮劍,方才中毒還未消解,凌厲攻勢略顯遲鈍。

如若不然,在這**之下,洛塵怕是無法躲避。

「銘劍宗怎麼會有你這樣的人?」

洛塵堪堪躲避,怒視道。

「什麼名門,修行之路何其艱難,外儒內奸早已是不成文的規定,不過是你見識短淺,今日遇上我也算福分。」

「你在放什麼厥詞!」

洛塵怒罵,何曾想這李旭竟是人面獸心的怪物,比之鬼影還不如。

若說那鬼影是真小人,那麼李旭就是偽君子!

「乖乖交出密寶,留你個全屍,如果是遇上其他修士早已屍骨無存!」

李旭的寒光從未停止,話語間早已數次差點命中洛塵要害。

洛塵見李旭鬼迷心竅,心中可是那般懊悔,早知道便不來這裡湊熱鬧了。

攻守之間,洛塵也僅有這無名密卷還有抵擋之力,那畫筆早在李旭起身之時一擊斬斷。

《執卷封天》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