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只聽從心跳
只聽從心跳 連載中

只聽從心跳

來源:google 作者:晚昏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張晚意 晚昏 現代言情

你是不是也常常在思考活着的意義是什麼?當你沉入冰冷刺骨的海底,鹹得苦澀的海水充斥着你的整個鼻腔,感受了快要溺死的痛感後,卻又被被海水衝到了沙灘上,你會選擇再次活下來么?當你熬過了無數多個難以入眠的夜晚,經歷了精神和身體上的雙重痛苦,卻突然有一天有了精神,睡了一個好覺,你終於可以丟棄了身旁的氧西汀瓶子,成為一個正常人,你還想再活一次么?當你在寒風刺骨的夜晚,登上樓頂的天台,大風吹得大腦一片空白,你縱身一躍,感受了從高處墜落的恐懼與絕望,卻落在了救生氣墊上,你還會選擇重新活一次么?我希望你的答案是:我想要再活一次展開

《只聽從心跳》章節試讀:

蘇九允的母親父親都經常不在家,聽說她父母在城裡的生意做的很大,一年見不了幾次面,大多數她都是一個人在家,她的母親每次回來都會給她很多錢,對她說「想買啥買啥,別虧了自己啊。」然後急匆匆地拎着包出門了,蘇九允連句話都沒來得及說。

我總是把她帶到我們家去吃飯,她偷偷跟我說「真羨慕你媽媽能每天陪你吃飯。」

有一天夜裡,我剛幫母親整理完照片,剛躺到床上,就望見窗外狂風大作,地上的白色塑料袋被卷到空中,沙沙作響,豆大的雨點從天而降,越來越密,噼里啪啦的打在玻璃窗上,像一隻妄想衝破囚籠的惡魔,濺起白蒙蒙的水霧,剎那間模糊了視線。緊接着聽見一陣悶雷,聲音震耳欲聾,風聲夾雜着雷聲,越下越大,不時還有一道道閃電划過。

「叮鈴鈴…叮鈴鈴…」突然響起來的電話聲嚇得我一激靈。我打開手機,看到是蘇九允的電話,連忙接起。

「喂,小允,你……」我話還沒說完,就聽見蘇九允在電話那頭低聲嗚咽。

「喂,怎麼了,你先別哭啊,你怎麼了?」

「晚意,我……我好害怕啊,外面在打雷,我一個人好怕。」

隔着電話我都能想像到蘇九允緊張不安的樣子,「別著急,我去陪你好不好,你在家裡等我。」

我跳下床,拿起床邊的一件外套套在身上,踩上拖鞋,衝出房門,敲了敲母親的房門,隨即闖進去,「媽媽,小允一個人在家,害怕打雷,我想去他們家陪她一起。」我着急的說。

母親聽罷,趕忙從床上坐起來,「這怎麼行,你們兩個女孩子我怎麼放心的了。我跟你一塊去把她接過來。」母親裹上一件毛呢外套,我們倆套上雨靴,拿了兩把傘,頂着大雨出門了,站在路邊攔車,倒是有幾輛的士,但是都不停,估計都急着趕回家躲雨呢。我和母親見狀轉身順着路邊打算走路去蘇九允家,母親摟着我,我們在雨中小步奔跑,雖然有雨傘遮擋,但是不時地還有雨水飛濺在我們身上,冰冷的空氣讓我不由的縮緊身子,但是一種幸福感,自豪感卻從心底蔓延。

趕到蘇九允家裡的時候,我和母親的大半個身子也已經被打**,打開門,蘇九允抱着一隻毛絨兔子站在門口澀澀發抖,她咬着下嘴唇,臉色發白,惹人憐惜。看見是我,她扔掉手中的兔子,撲上來一把抱住我,喃喃低語,「晚意,我好害怕,還好有你。」我輕輕地撫摸着她的背,不敢用力,生怕弄疼了她。

母親拿起沙發上的毛毯走過來,「來,小允,快點包上,我們一起回去,住在我們家,以後都住我們家裡好了,等你爸媽回來你再回來。」母親把毛毯裹在蘇九允的身上。

毛毯真大,把蘇九允的身子裹得嚴嚴實實的。

回到家母親先放了熱水,讓我們倆快點沖一個熱水澡,說害怕我們感冒,蘇九允沖澡的時候,我坐在沙發上看電視,聽到母親在廚房給外婆打電話,她打算給我們煮薑湯,

「放多少姜啊?」

「放不放糖?」

「好好好。」

母親把電話夾在脖子里,手裡忙着切姜。

我看着母親在廚房忙碌的身影,不由想起六歲生日的那天,母親和外婆爭吵的畫面。

我閉上眼睛,心想:還好媽媽好了起來。

蘇九允住到了我們家,我們倆就像親姐妹,每天一起去上學,一起吃飯,一起睡覺,做着所有親姐妹會做的事情。

清晨,第一抹陽光照進窗檯,我和蘇九允還在夢世界中暢遊,直到母親的聲音傳來,打破了奇幻的夢境。

「快起床啦!兩個小公主,太陽都曬屁股了。」母親邊說邊推開我們的房門。

「知道了,媽媽。」

「知道了,阿姨。」

我們倆都懶懶的回應,然後坐起來,跳下床,眺望窗外,路對面有一片很大的空地,布滿粗石,沙礫,看起來毫無生機,滿目荒涼,好似被遺忘般的無人問津。

之前聽外婆說那片空地可能要建造一所海洋館,到時候可以看到來自世界各地的海洋動物。

我和蘇九允站在窗前對海洋館展開了幻想,

我說:「海洋館一定會有一條深藍色的奇幻玻璃隧道,兩邊和頭頂都能看到成群的魚兒歡快地游來游去。還能見到很多我們沒見過的海洋動物,比如電鰻,水母,小丑魚,海葵等等,很多很多。啊,到時候我一定要看海豚表演,看海豚從池底凌空躍起在高空表演一個頂綵球,看海豚和工作人員握手後,演奏一曲動人心弦的歌曲。」我兩眼放光沉浸在幻想中。

蘇九允說:「我最喜歡水母了,但是還沒有見過,小的時候媽媽給我念睡前故事,講到了水母,聽說水母晶瑩透亮,就像一把降落傘,在水中可以變換很多種形狀,它們的身體很軟,在水中一張一合地翩翩起舞。有些水母還會在水中發光,閃耀着微弱的淡綠色或者藍紫色光芒,有些還帶着彩虹般的光暈,光是想想我就覺得很期待了,它們就像潘多拉魔盒一樣神奇。」蘇九允閉上眼睛,雙手並在一起,像許願一樣。

少女的幻想總是奇幻而又神秘的,能給枯燥乏味的生活帶來樂趣與希望。

「快點來吃飯吧,我們下午不是還要去森林公園玩么?」母親已經做好了中午的飯菜。

我們趕忙跑出去幫母親端菜,母親笑呵呵的說「這下,我有了兩個乖女兒。」

「咚咚咚」一陣急促的敲門聲響起,「嘭嘭嘭!」緊接着敲門聲更大了,蘇九允跑去開門,打開門的一瞬間,我看見蘇九允愣住了,站在門口一動不動,眼裡寫滿了驚訝,同時又帶着些不易被察覺到的小驚喜。

母親也放下菜跟去門口,看到一個陌生女人,身材高挑,體態纖瘦,一頭**浪卷散在腦後,兩個大銀圈耳環墜在耳垂,化着細細的柳眉,塗著正紅色口紅,穿着一條修身的黑色針織連衣裙,外套一件黑色夾克,腳蹬八厘米高跟鞋,氣場強大。

右手拎着一箱六個核桃,左手拎着幾個精緻的禮品袋,母親開口問道,「你是?」

還未回答,蘇九允先開口了,「媽媽。」很小的一聲,聲音微微發顫,但是在場的我們都聽的一清二楚。

蘇九允的母親忽略了她,徑直望向我的母親,「晚意的媽媽么?我上次聽小允跟我打電話講說她住到了你們家,真的很不好意思嘞,我和她爸爸工作實在是太忙了,我這次來就是想麻煩您幫我照顧一段時間的小允,不用擔心,我會付給你每個月的生活費,小允很乖的。哎呀,你把卡號發給我,我到時候把錢打到你卡里好啦。」

母親剛要開口,一陣電話鈴聲就響了起來,蘇九允的媽媽把手裡的東西放在地上,把挎在胳膊上的手提包捋下來,拉開拉鏈,用手在包里摸索了一番,拿出手機,接通電話。

「喂!好啦好啦,馬上就下去了。」她掛斷電話摸了摸蘇九允的頭,緊接着邊往樓下跑邊對我母親道謝,「謝謝啊,到時候把卡號發給小允,讓她發給我就好啦。」

尾音傳來的時候,蘇九允的母親已經不見了蹤影,隨即聽到樓下跑車啟動的聲音。蘇九允追到樓梯口的玻璃窗,只看到了父母離去的身影。

我和母親對視了一眼,把蘇九允招呼進來,母親摟着蘇九允的肩膀,熱情的說「小允,你就放心住在阿姨家啊,把這當自己家,剛好也能和晚意做個伴。」

蘇九允點點頭,我看出她很努力的擠出一絲不自然的笑容,臉上是一種無法掩飾的失落感,她耷拉着雙肩,低垂着雙眸,坐在沙發上,手指絞在一起。

我走過去拍拍她的肩膀,說「不要難過,你媽媽太忙了,有時間肯定會來接你的。」

她聽完這句話,抬起頭,對上我的目光,她問我:「真的很忙么?真的會有母親忙到把孩子放在別人家么?」

我愣住了,不知道怎樣回答她。也許真的很忙吧,但是真的會忙到沒時間管自己的孩子么?

我聽着窗外的風鈴,在微風中相互碰撞,發出清脆銀亮的響聲,似在風中低語,它是否在彈奏着只有某人能聽懂的樂曲,它是否也在等待着某人的歸來?

不早了,該睡覺了,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