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重生後,他帶着妻女跑老日
重生後,他帶着妻女跑老日 連載中

重生後,他帶着妻女跑老日

來源:google 作者:朗月清輝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郭宸 靜姝

都市重生+戰爭+萌寶+寵妻+暴富1938年,戰火連天為了把根兒留住,郭宸聽從父母的安排遠渡重洋後來,他聽說父母被老日一槍斃命,妻子不堪侮辱抱着女兒跳江自盡……多年後,他也來到那條江邊跳江自盡,卻意外重生到了他離開前的那一天展開

《重生後,他帶着妻女跑老日》章節試讀:

「啥?」

「你說啥?」

老爺子一驚。

差點沒把手裡的茶水抖出去。

他苦口婆心勸了一個月。

東西都準備好了,馬上就要出發了,兒子居然說不去了。

這是他想去不想去的問題嗎?

郭朝陽的臉色肉眼可見的變了。

「爹,我是這樣想的……」

「無論你咋想的,今天你必須走。」

郭朝陽不等郭宸把話說完,直接將茶缸摔在餐桌上,茶水濺了一桌子。

老郭家就他一根獨苗。

郭宸就是有一百個,一萬個理由也得走。

他自己年紀大了,死了也就死了。

但老郭家不能沒有後。

他已經打聽過了,國外很多國家都不亂。

只要有錢都能活下去。

正在吃肉肉的朵朵見爺爺凶爹爹,嚇的「哇」的一聲就哭了。

靜姝趕緊去哄。

但,無論她怎麼哄,朵朵一直哭個不停。

老夫人姜玉環不樂意了,她沒好氣的瞪了兒媳婦一眼,罵道:「沒用的東西,連個孩子都哄不好。」

靜姝慚愧的垂眸,沒敢說一句話。

其實,姜玉環心裏也不好受。

雖說兒子是出去躲難的,為老郭家留後。

但她打心眼裡捨不得。

那可是從自己身上掉下來的肉啊!

這一走,今生能不能再相見都是一回事。

可,世道這麼亂,又有什麼辦法。

郭宸見靜姝哄不住孩子,趕緊走過去把朵朵抱到懷裡。

小傢伙趴到父親身上,立即就不哭了。

她用兩隻小手緊緊的抓住爹爹的衣服,淚眼汪汪的凝視着他,奶聲奶氣的說:「爹爹不走,爹爹不走。」

郭宸的心裏一陣抽搐。

當年,他毅然決然的離開時,他的寶貝到底經歷了什麼苦痛。

那時候的他,可真不是個人。

他揉了揉奶糰子毛絨絨的頭髮,安慰道:「爹爹不走,爹爹不走,爹爹一直陪着朵朵。」

郭宸的話剛說完,老爺子和老夫人同時看向靜姝。

目光中帶着怨恨,帶着冷漠。

好像是她不讓他們的兒子離開的。

靜姝一句話也不敢說,匆忙的低下頭。

在婆婆是天的年代裏,媳婦做什麼都是錯的。

就算她什麼也沒有做,也是錯的。

郭宸將這一幕幕看在眼裡。

要是以前,他絕對不會替靜姝說一句話。

畢竟,在民國時期,婆婆欺負兒媳婦是天經地義的事情。

但,現在不同,他重生一次,不能再眼睜睜的看着老娘欺負自己的媳婦。

要是不能保護媳婦和孩子,那他重生又有什麼意義。

「爹,娘,這事與靜姝沒有關係,是我自己決定的,你們要怪就怪我一個人,不要牽扯靜姝。」

嗯?

老兩口十分震驚。

郭宸這是怎麼了?

居然替他媳婦說話了?

他不是……

不是很嫌棄她嗎?

還埋怨他們包辦婚姻,給他娶個腳大沒文化的女人。

靜姝也十分納悶。

郭宸今天是怎麼?

敢公然頂撞爹娘。

還是為了給她出氣。

……

她不是做夢吧?

「爹爹,我要吃飯飯。」

朵朵伸出小手指着桌上的肉肉說道。

她早就餓的不行了,剛才的肉肉還不夠塞牙縫。

「好,爹爹給你夾。」

「朵朵不要光吃肉肉,朵朵也要吃一些青菜,這樣才能長高高。」

郭宸又夾了一塊肉放到朵朵的小碗里,揉了揉她的頭髮說道。

「不嘛,朵朵就要吃肉肉。」

哎,這小傢伙,無肉不歡啊!

本來是老爺子要開的飯局,被自家孫女開了。

老爺子的心情更不爽了。

——————

飯後。

郭宸被父親叫到後院。

後院的祠堂里,大門洞開。

郭家不是什麼名門望族。

祠堂修的極為平凡。

由青磚紅瓦築成,門口兩側還有一對石獅子。

祠堂內,不滅的燭光隨風搖曳。

有陽光照射進來,列祖列宗的牌位赫然入眸。

「跪下!」郭朝陽氣勢洶洶的喝道。

郭宸看了看父親。

他老人家的臉比鍋底還黑。

上一輩子,他就是在這種威壓與自私的雙重作用下離開的。

這一世,他不想再重蹈覆轍。

郭宸直挺挺的跪在列祖列宗的牌位前。

郭朝陽怒氣沖沖的望着他,手中緊握着不孝鞭。

好像郭宸犯了什麼大惡不赦的罪,他手中的鞭子隨時都有飛出去的可能。

「郭宸,現在面對列祖列宗,你說,你到底是走,還是不走?」

郭宸面色清冷,他倒吸一口冷氣。

他明白,今天這頓皮鞭怕是跑不了了。

只要他敢說出半個不字,迎接他的將是一頓毒打。

有可能皮開肉綻。

可,那又怎樣?

既然選擇了不重蹈覆轍,就要堅持到底。

「爹,我已經說過了,我不會走!不會一個人走!」

郭朝陽氣的手抖成了篩子。

他怎麼也想不到兒子會這麼不孝順,不聽話。

怒火從心底燃燒,直衝天靈蓋。

他抬起胳膊,將皮鞭高高舉起,狠狠地抽在郭宸的身上。

「啪!」

一鞭下去。

郭宸的衣服直接被抽爛了。

後背上鮮血淋淋。

郭宸疼的齜牙咧嘴,眼淚差點流出來。

他幾乎支撐不住了,想要倒在地上。

郭朝陽這一鞭子可是鉚足了勁。

一點沒藏着掖着。

誰讓這逆子不聽話。

他別過臉,不忍心看兒子血淋淋的後背。

「你再說一遍,到底是走,還是不走?」

郭朝陽要強了一輩子,還沒有誰敢在他面前說不。

如今這樣的局勢,他更不允許兒子對他說不。

「爹,無論再說多少遍,我都不會走,要走一起走。」

郭宸重生一次,他知道1938年是多事之秋。

各種災難紛至沓來。

走,肯定是要走。

但不能是他一個人走。

「一起走?」

「你做夢呢?說胡話里吧?」

家裡有幾個銅子他還是知道的。

家裡那點積蓄讓郭宸一個人離開應該夠用,要是一起離開,想都不用想。

肯定不夠。

他抬了抬胳膊,想再給他一鞭,讓他好好清醒清醒。

但,胳膊落在半空中,始終沒有下來。

他無奈的嘆了一口氣,喊道:「李峰!」

長工李峰趕緊跑了過來。

「老爺,啥事?」

「把這孽障給我轟出去,帶着他的行李讓他滾,要是不把他送走,你就不要回來見我。」

老爺子火力全開。

嚇的李峰一愣一愣的。

他在郭家當長工當了三十多年,還沒見老爺這樣怒過。

少爺的後背血淋淋的,看起來極為恐怖。

下手可真狠的,咋說也是親兒子啊!

「少爺,咱們先去把傷口處理一下吧?」

李峰小心翼翼的問道。

正值春寒料峭,傷口容易感染。

「好。」

郭宸在李峰的攙扶下站了起來。

他們走出祠堂,向前院走去。

路過正房時,母親姜女士看到兒子的傷口,哭的跟個淚人似的。

「你說你咋就那麼不聽話呢,都多大人了,還想不明白?」

姜女士一邊看着,一邊埋怨着。

郭宸低頭不語。

「老夫人,我們先去把傷口處理一下。」李峰說道。

「行,行,趕緊去吧。」

姜玉環又抹了一把淚,看著兒子離開。

書房門口,李媽拎着藥箱正在等候。

當她看到郭宸血肉模糊的後背時,忍不住垂淚。

李媽和李峰是一家的。

都在郭家當長工。

郭宸是她一手帶大的。

她早就把他當做親兒子看待。

李媽小心翼翼的把傷口周邊的衣服剪掉,正準備清理傷口時,聽到有人喚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