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重生七零空間她有十箱大團結嫁妝
重生七零空間她有十箱大團結嫁妝 連載中

重生七零空間她有十箱大團結嫁妝

來源:google 作者:來自北方的一隻企鵝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楊知恩 現代言情 趙捷

重生+空間+甜寵+虐渣+懲惡揚善+女撩男+生崽崽楊知恩重生了!前世她被養父母一家子吸了一輩子的血,他們買房子,娶媳婦,生娃,供孩子上學用的都是她的血汗錢,她經常聽到的一句話就是「家裡沒錢了,快點打回來!」她也一直聽話照做着,為的就是報答他們的養育之恩而當她被查出患了胃癌,向養父母借錢時,他們卻對她說:治不起就別治了!她才終於幡然醒悟,原來自己的一片孝心都餵了狗只有他的未婚夫拿出多年積蓄,傾家蕩產為她看病,可是為時已晚,她多年積勞成疾,已經病入膏肓,無葯可醫,最終不治身亡她在彌留之際留着淚對他說:「如果有下輩子,我一定早點來找你!」然後她居然真的重生了,還擁有了一個懲惡揚善的隨身空間,她不僅治好了身患絕症的爺爺,存了好幾箱子的大團結,把空間等級升到了滿級,重點是,她找到了前世的愛人,還給她生了個大胖小子!這一世,她成了妥妥的人生贏家!展開

《重生七零空間她有十箱大團結嫁妝》章節試讀:

「滴……滴……滴……」

「滴……」

心電監護儀的聲音由慢到快,最後「滴」成了一條直線。

白色的病床旁邊一個俊朗的男人發出了一聲撕心裂肺的哭喊「知恩!」。

楊知恩解脫了!她終於不用再忍受病痛的折磨,整日整夜疼得睡不着覺。

終於不用再為那個養了她十八年的家,當牛做馬,累死累活的掙錢了!

她終於不用再為別人活着了,活着好累啊!

但當她看到那個哭得淚流滿面的男人,她又有點捨不得,心裏像被掏空了一樣。

他鬍子拉碴,衣服皺皺巴巴的,卻仍難掩他稜角分明的輪廓。

趙捷,她的未婚夫。

她從十八歲逃婚跑出來,一直打工供養着那個家。

他們吸着她的血,卻在她查出胃癌打電話回去求助時說出:「我們也沒錢,治不起就別治了!」這樣的話。

是趙捷拿出全部積蓄,賣了家裡的房子,傾家蕩產為她治病。

她不顧身體,拚死孝順的養父母,卻不及才認識三個月的他。

楊知恩在彌留之際摸着趙捷的臉,看着他這段時間因為在醫院陪伴她而日漸消瘦,略顯滄桑的臉。

她眼含熱淚,嘴唇微抿,卻硬擠出了一絲笑意。

「如果有下輩子,我一定找點來找你!給你生個胖娃娃!」

「這輩子,你就忘了我吧!」

說完她便離開了人世,眼裡是滿滿的不甘與悔恨。

她化作一縷幽魂浮在病房的空中久久不肯離去。

看着他趴在她的遺體邊,哭得肝腸寸斷。

看着他獃滯的坐在她的遺體邊幾個小時。

看着醫生過來對他說:「得通知她的親屬了!你們還沒結婚,她的遺體還需要她家人的處理!」

家人,親屬?這些詞對活了三十年的她來說就是笑話。

她聽見他堅毅地說:「她沒有家人了!我就是她的家人!她的後事我來辦!」

「抱歉,趙先生,醫院有規定,病人的遺體只有病人的直系親屬來才能帶走!您還不是!」

他們殘忍地對他說著,看着他失落的眼神,楊知恩好想抱着安慰安慰他。

可是當她飛到他身邊,手伸出去想抱着他時,她的手卻從他的身體里穿了過去。

她才想起來自己已經去世了的事實。

醫生帶着幾個人要把她的遺體推出去,他卻死死抱着她不撒手。

最終醫生妥協了,不再管他們。

過了幾個小時後,一聲哭喊打破了病房的寧靜。

「知恩呀!你怎麼去的這麼早!你走了,可叫我們和你哥怎麼活!」

只見一個五十多歲的肥胖女人,哭喊着闖了進來,後面還跟着兩個男人,一個同樣五十多歲,一個二十多歲,留着寸頭。

原來是她的養父母和他們的兒子楊金寶。

楊知恩有些好奇,聽說她生病了,他們都沒有露面,她只打過那一次借錢的電話,匆匆掛了之後就再也沒聯繫過。

他們更是對她不聞不問。

生病的時候沒有來看她,死後卻在第一時間來了,難道是良心發現?

「你們是……恩恩的……養父母?」這時趙捷站起來有些不確定地詢問道。他只在照片上見過他們一次,還是在楊知恩的錢包里。

「你又是誰?別打擾我們給楊知恩辦後事!」楊金寶這時開口了,他總是直呼名字,從小到大連聲姐都沒叫過。

「我是知恩的未婚夫,有什麼需要我的,我可以……一起來!」他從知恩口裡聽到過他們是什麼德行。

卻因為自己不是她的直系親屬,只能無奈地妥協着。

聽到這裡,楊知恩很後悔,為什麼沒有給他一個身份。

可是又有些慶幸,自己現在死了,如果用個結婚證綁着他,那對他太不公平了。

「你不用一起來了!」高翠花大嗓門地說著。

「是呀!你來幹什麼?你們又沒結婚,怎麼還想來分錢呀?」楊金寶蠻橫地說著。

「分錢?分什麼錢?」楊知恩聽着他們的對話,心裏很不解。她都死了,還有什麼錢可以分?她生病住院的錢都是趙捷出的,她還有什麼錢?

「我不要錢,就是想陪她最後一程。」趙捷眼含熱淚,說話的聲音有些沙啞,他已經好幾天滴水未進了,頭也有些發暈。

他也不知道他們說的是什麼錢,那些都不重要。

重要的只是一個她,他卻把她丟了。

「不行,你們沒名沒分的跟着算什麼樣子,我看你就是想分錢!」

「分什麼錢?阿姨,我真的不是要分錢,我已經和知恩求婚了,她生前也答應了,讓我陪知恩最後一程吧!」趙捷聲音暗啞卻堅定。

楊知恩心疼地看着他,默默地流着眼淚。

「媽,你和他廢什麼話,趕緊把這賠錢貨火葬了,我們好去領個喪葬費。」楊金寶在旁邊不耐煩地催促着。

喪葬費?呵!楊知恩都快氣活了,原來不是他們良心發現了。

是要利用她得到最後一筆錢。

趙捷也氣得怒目圓睜,他真的是難以置信,怎麼有這麼厚顏無恥的父母。

一輩子壓榨知恩,不斷地問她要錢,她生病了也不管,卻在她死後還要靠她來賺喪葬費。

「滾開,拿開你們的臟手,嘴巴也跟剛去廁所吃過一樣,你們不要碰她!你們真噁心!」趙捷的雙眼已經通紅,他過去把三人從楊知恩的病床邊推開,然後他緊緊抱着楊知恩的遺體,不讓他們碰。

高翠花,楊金寶,楊根福三個人一起拉他,也沒有把他拉開,反倒被他一甩,摔到了牆上。

高翠花靠着牆壁大口的喘着氣,她朝着楊金寶使了個眼色,楊金寶便朝着開着的門快步走了出去。

只見不一會兒,門口便擠進幾個人高馬大的壯漢。他們一衝進來便分工合作,把趙捷死死地綁住了。

只見他們有的抱着趙捷的胳膊,有的抱着趙捷的腿和身子。

趙捷死命掙扎,卻是徒勞。

「哥,給他點教訓,不要讓他來搗亂!」為首的壯漢便是高翠花的哥哥高建鋼。

說完,高翠花他們便推着楊知恩的屍體走了。

「你們給我放開她!不要把她帶走!恩恩!」

趙捷喊着,卻被幾個男人拖着帶出了醫院。

楊知恩的意識有些渙散,看來她快要消散了。

等她的殘魂又清醒了過來時,就看到被打得鼻青臉腫的趙捷沖了出來,他一把搶過了高翠花手裡的骨灰盒,緊緊地抱在懷裡。

「多少錢我給你們!不要再踐踏知恩了!你們還有沒有人性!」說著他甩出了一沓錢。這是給知恩看病剩下的錢,也是他的全部家當。

原來他們居然要把她賣給一個剛死了兒子的人家,去配β月女昏。

楊知恩怒極反笑,氣得目眥欲裂。這就是她所謂的親人,她真是傻到了極點。

秉承着所謂的養恩大於天,她幾乎把所有掙得錢都寄了回去。

自己常常為了掙錢忙得忘了吃飯,硬生生拖成了胃癌。

如今,死後的尊嚴都要被踐踏殆盡,最後連屍骨都要被利用掙錢。

楊知恩氣得嘶吼着,看着他們興奮地趴在地上撿着錢,她伸出手想要去抓爛他們那帶着人皮的邪惡嘴臉,卻怎麼也夠不着。

忽然,她脖子上紅色的吊墜閃起了耀眼的紅光。

而楊知恩的殘魂也瞬間消散在了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