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重生太后降服了攝政王
重生太后降服了攝政王 連載中

重生太后降服了攝政王

來源:google 作者:北溟有凰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容溪 現代言情 趙明翰

上一世的容溪,眼盲心瞎,為了助渣男登上皇位,甚至自掘墳墓,到最後落了個狼狽慘死,展開

《重生太后降服了攝政王》章節試讀:

親者痛,仇者快!
她竟一步步踩着親人的屍首鮮血將那些不共戴天的仇人捧上了萬人之巔!
容溪雙眼赤紅滾燙,嘶聲喊道:「為什麼?
趙明翰,為什麼!」
趙明翰居高臨下看着她,像看着一隻掙扎求生的螻蟻,薄唇勾出冷峭不屑的弧度,「朕只是把你當作一隻棋子,你指望着朕會對一隻棋子有絲毫感情嗎?
如今宏圖霸業已成,朕正需要安撫天下蒼生,你和你那個賊種何不再發揮最後一點價值?」
容溪心膽俱裂,低吼道:「你想對軒兒做什麼!」
他一揮手,頓時有侍衛抬着鐵籠子過來,七歲的趙明軒牲畜一樣被關在籠子里,鐵鏈子鎖住雙腿雙腳,看到母親,掙扎着揮動雙手哭喊。
容溪爬着上前,「軒兒,別怕別怕,母后在這裡……」 趙明翰冷笑道:「傳朕旨意,將這賊種去勢,朕要讓他一輩子在宮裡做倒夜香的下等太監,膽敢冒充皇族血脈,這就是下場!」
滿臉橫肉的太監一把將他從籠子里拽出來,就在容溪眼前,扒開他的褲子!
趙明軒軒小臉煞白,巨大的恐懼襲來,兩手胡亂抓着虛空痛哭求救:「母后!
救救我!
母后!
母后!」
冷光涔涔的刀片划過…… 「不要!」
容溪凄厲大喊。
小小的孩子昏厥過去,身下血流一片!
「啊!
啊!」
容溪撕心裂肺的哭喊,這一刻胸腔中似乎有無數道火焰在烈烈燃燒,巨大的痛楚恨意幾乎要將她吞噬殆盡,她不知從哪來了股力氣,像一隻從地獄深處爬來的厲鬼,弓着骨瘦如柴的雙手,雙眼猩紅朝趙明翰撲去,「我要殺了你!
我要你死!」
侍衛們蜂擁而上,一桿桿鋒利的長矛刺破她的血肉之軀。
鮮血汩汩!
那些模糊的,或清晰的前塵往事都隨生命慢慢流逝。
她看到自己一直細心呵護愛護着的好妹妹像是被嚇到了,花容失色的躲在趙明翰懷裡,嬌嗔着討寵,「皇上,臣妾好害怕呀!
你今天需得去臣妾宮裡歇着才行!」
而她自以為是深愛的男人卻無暇回顧她的死亡,一手捏上容纖月的腰肢,面上是一派情動的寵溺,「好,小妖精,朕晚上就寵幸你。」
他略擺一擺手,「別讓她這麼快就死了,這種禍國妖后需得慢慢折磨,把她衣服扒了皮扒了,掛在京都城門口七七四十九日,讓咱們東豫國的百姓好好看看她的真面目。」
一腔真心,終是餵了狗!
耳邊滿是裂帛聲,她被折磨的滿是傷痕的肌膚一寸寸暴露在空氣中。
屈辱,不甘!
怨恨,悲慟!
幾乎要將她挫骨揚灰的灼燒!
「願為世世厲鬼,行走陰陽,不見日月!
所有欠我的,我將一一來討!」
「血債血償,命債命還!
天若不允,天無天道,天崩地裂,諸神毀消!」
她用盡最後一絲力氣,句句如杜鵑凄啼,血氣如霧,震顫九霄。
轟隆隆…… 像是要印證她的毒誓似的,本來晴朗無雲的天空中紫電青雷驟降,吟嘯着劈亮半壁皇宮內院。
侍衛們嚇了一跳,失神的瞬間容溪已軟趴趴栽到了地上。
有人哆嗦着以手試她鼻息,頓時嚇得跪地大呼,「稟皇上,妖后咬舌自盡了!」
趙明翰一愣。
雷電在雲層里劇烈翻滾,風雨大作,幾乎要將天地吞沒。
她的腦袋以一種扭曲的姿態朝他這邊扭曲張望着,暴瞪的眼球幾乎脫落,唇角將揚未揚,勾出一個陰森森不死不休的可怖笑容。
趙明翰後背一涼,擁着容纖月逃也似的離開了。

《重生太后降服了攝政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