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重生:我寵老婆孩子震驚全村
重生:我寵老婆孩子震驚全村 連載中

重生:我寵老婆孩子震驚全村

來源:google 作者:葉小樓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姜婉 都市小說 陳卓

【溫馨超甜寵妻日常】村裡有名的痞子陳三大醉一場後忽然變了!從前遊手好閒罵罵咧咧的二流子變得有禮貌了,搖身一變成了會畫圖的工程師,今兒買房明兒買車,賺錢玩兒似的!對他那模樣標緻的小啞妻也不再是呼來喝去,而是輕聲細語溫柔至極,左鄰右舍都納悶極了:太陽這是打西邊出來了?只有陳卓自己知道,他上輩子失去老婆孩子後的日子有多痛苦難熬……重回1986,睜開眼回到老婆女兒車禍的那一天,一切都還來得及,他要努力賺錢,讓老婆孩子過上好日子Ps:女主前期不會說話是因為小時候受過驚嚇,後面會好的~又名:《大夢初醒,老婆孩子還活着!》《重生86,回到老婆女兒意外死亡那天》【重生+狗糧+渣男悔過+奶爸+年代+寵妻+爽文+溫馨日常】展開

《重生:我寵老婆孩子震驚全村》章節試讀:

陳卓心頭一突,連忙轉過身豎耳聽了起來。

那窸窸窣窣聲是從不遠處的苞米地里傳來的,但很快又沒了動靜,四周重新安靜下來。

陳卓目光掃了過去,鎖定一個位置後飛快的朝着那個方向奔去。

他剛跑了幾步,就聽到一道稚嫩的女童嗓音,正軟軟的說著,

「媽媽~我拉完啦~」

那一刻,陳卓的眼眶紅了,視線頓時變得模糊起來,

是女兒陽陽的聲音。

小丫頭剛剛兩歲半,話還有沒學全,只會表達一些簡單的句子。

那軟糯滿是撒嬌的語調,聽在陳卓的耳中,讓他激動的唇瓣都禁不住顫抖起來。

失而復得的狂喜讓陳卓再也抑制不住情緒,他抹了把濕潤的臉,瘋了一樣衝進了苞米地。

很快,他就看到了那道纖細的身影。

清冷的月光下,妻子正弓着身子,目色溫柔的為給她身前的小丫頭提着褲子。

陳卓的忽然出現將她們娘倆嚇了一跳,姜婉慌亂的將女兒抱到懷裡,連連後退了兩步。

相比姜婉的驚慌失措,陽陽要比媽媽鎮定許多。

只見她用小手捂住嘴巴,眨了眨葡萄粒似的大眼睛,奶聲奶氣的說道:

「爸爸追乃呢…」

姜婉這會兒也認出了陳卓,她似乎還有些怕,紅唇抿了抿,怯怯的睨了陳卓一眼後抱着女兒就要往外走。

陳卓目光痴痴的望着妻女。

她們還活着,不是夢裡那副皮膚冰冷臉色青白的模樣。

其實他的妻子長得很好看,杏眸皓齒,眉眼間滿是嬌媚和溫柔,只是她太瘦了,

瘦到似乎一陣風刮來就能把她吹倒。

這樣單薄柔弱的一個小女子,從前的自己怎麼就捨得那樣態度冷酷的欺負她呢!?

他不過仗着她乖順,仗着她不會說話,仗着她離開自己再沒有別的地方可去……

想起從前自己的所作所為,陳卓愧疚不已,胸腔內心痛如絞。

他穩住情緒,走上前橫在姜婉身前朝着她伸出手,試着讓自己的語氣顯得溫和,

「把閨女給我吧,我來抱。」

姜婉猶豫了一會兒後搖了搖頭,收緊抱着孩子的雙臂繼續往外走。

陳卓攔住她,剛想開口道歉,就聽到身後傳來哐當!一聲巨響!

他想也不想就抱起妻女,朝着苞米地深處就躥了幾步。

很快,身後巨響所伴隨的晃動停止了。

陳卓這才停了下來將妻女放下。

「大車車翻啦!」

小陽陽在媽媽懷裡手舞足蹈的指着省道的方向,語調激動的說著,

陳卓聽後心頭髮沉,他回頭望去,只見路邊翻着一輛大挂車,車頭撞倒了路旁的楊樹,駕駛室後面正冒着煙。

陳卓瞳孔一縮,這畫面和他前世所看到的車禍現場一模一樣!

他瞬間腳底發涼,愣了幾秒後用力抱住了身邊的妻女。

竟然真的發生了車禍!

如果自己再來晚一步,妻子帶着陽陽走上省道,豈不就會被這輛車撞個正着?

看來夢是真的……又或者,是老天願意給他一次重生的機會,彌補所遺憾的一切。

這一刻的陳卓無比慶幸,慶幸自己阻止了那慘痛的悲劇。

陳卓太激動,手上力氣不免大了些,他懷裡的姜婉僵硬了一瞬後開始掙紮起來。

她不會說話,只能用手使勁兒的推他。

陳卓不想嚇到她,緩緩放開手臂,滿心愧疚的看着她。

姜婉這會兒已經懵了,

陳卓這是怎麼了?他……他竟然抱了自己和孩子?

他方才在酒桌上還說看都懶得看自己一眼,還說他倒了八輩子血霉才會娶了自己,現在竟然抱了自己?

姜婉又是驚訝又是無措,怯怯的錯開陳卓的視線,踮起腳朝着大挂車的方向看去,眼中明顯帶着擔憂。

車撞的這麼嚴重,那司機會不會出事?……

陳卓看出了姜婉的擔心,擰着眉嘆了口氣。

他並不想管這個司機的死活,

上輩子這人撞死了妻女,陳卓恨他還來不及,又怎麼會願意管他?!

可眼下妻子要救人,陳卓又不想讓她着急。

就在他猶豫的功夫,姜婉已經朝着貨車翻倒的方向走去。

陳卓忙扯住她的手腕,有些無奈的說道:

「你們娘倆在這待着,我去。」

上輩子這個司機也是死了的,想必場面會很血腥,他不想嚇到妻子。

說完,陳卓轉過身走向翻倒的大貨車。

姜婉聽後立在原地,看着陳卓的背影,眼中顯出些許狐疑。

怎麼感覺哪裡不一樣了?他說話的語氣好像很溫柔,不像從前那樣開口就是數落。

姜婉胡思亂想時,陳卓幾個大步就走到了已經嚴重變形的駕駛室旁,擰着眉看向裏面。

只見那司機臉上滿是鮮血,正齜牙咧嘴的往外爬。

看到陳卓過來,立馬奄奄一息的呼救,

「救命……救…救救我……」

陳卓意外的挑了挑眉,

竟然還活着。

他面無表情的掃了司機幾眼,

這人沒系安全帶,整個人被大力的撞擊甩得脫離了座位,頭部撞碎了駕駛位車窗上的玻璃。

他這會兒半個身子掛在外面,腰部以下被擠在車裡,渾身血淋淋的,看起來十分凄慘狼狽。

陳卓冷眼看着他,想起這人是曾經奪走妻女性命的罪魁禍首,雙拳用力蜷握起來。

這場車禍本是可以避免的,但這個司機用本該休息的時間來打麻將,導致休息不足疲勞駕駛,這才促使了這場悲劇的發生……

「媽媽~怕~」

陽陽稚嫩的嗓音在這個時候傳來,瞬間瓦解了陳卓想要揮出拳頭的念頭。

他合了合眼,重新看向那已經昏過去的司機,隨即利落的跳上撞扁的車頭。

陳卓拔掉車窗上殘留的玻璃,避開司機的傷處,將人在裏面扛了出來。

陳卓走到一處相對平坦的地方,把人放倒在地上。

姜婉怕嚇到女兒不敢靠近,只能滿眼焦急的看着他。

陳卓蹲在司機身邊,細細查看他身上的傷口,只見其大腿處插着一塊手掌大的碎玻璃,八成是傷到了動脈,血流如注。

看來上輩子這人是失血過多而亡了。

陳卓眯了眯眼,抬頭看向不遠處的妻子。

姜婉見狀咬了咬唇,隨後捂住懷中女兒的眼睛,幾步湊了過來。

當她看到渾身血跡已經休克的司機,頓時睜大了眼,

一把將女兒的腦袋轉向身後,隨即騰出手來指向小東村衛生院的方向。

「小婉想救他?」

姜婉聽後用力點頭。

陳卓料到她會這樣,無聲嘆了口氣,應了聲「好」後利落的抽出司機腰間的褲袋,用力系在其大腿根。

他手上一邊動作,一邊叮囑姜婉,

「我送他去衛生院,你在我後面跟着,注意安全。」

姜婉連連點頭,示意自己會聽話。

陳卓朝她笑了笑,隨後重新將人背到身上,拔腿朝着衛生院的方向跑。

姜婉立刻抱着女兒追了上去。

小陽陽這會兒也看明白了些,一邊拍打媽媽的肩膀,一邊指着爸爸身上背着的人道,

「呼呼~媽媽~呼呼~」

小傢伙天真的以為不管多重的傷,只要媽媽給吹吹就不會痛了。

陳卓聽後心都要化了,恨不得立刻將背上的累贅甩了,回過身去抱可愛的女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