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重生之寵溺軟萌女主的傲嬌小狼狗
重生之寵溺軟萌女主的傲嬌小狼狗 連載中

重生之寵溺軟萌女主的傲嬌小狼狗

來源:google 作者:糜魂霧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袁玉萌 顧聖銘

【重生+寵溺+校園+治癒+甜到爆表】【軟萌嬌貴小公主X霸氣傲嬌小狼狗】「我跟你說,那小子就是個兩面孔的傢伙,你別被他的外表給騙了」少年苦口婆心道「顧聖銘、你、你是不是喜歡我」袁玉萌歪着腦袋,軟萌的看着少年「怎麼可能、本少才、才不會喜歡你!」少年如同被貓踩着尾巴的一樣,臉頰都紅了,語氣都慌亂了不少「哦、」聽到少年的話後,袁玉萌暗自壓下心裏的不適此時她不知道的是,少年的內心遠遠比他表現的要不淡定的太多了本少就知道,本少的魅力無人能比不過面前的這個丫頭也太容易被人騙了她剛剛是想藉機會向本少表白嗎?待會兒自己是直接同意呢?還是拒絕?顧聖銘糾結了很久,突然看到少女一臉失落的樣子頓時就心軟道:「你呢?」「啊?什麼?」袁玉萌疑惑道「你、咳咳、你是不是喜歡……」展開

《重生之寵溺軟萌女主的傲嬌小狼狗》章節試讀:

要知道,面前的孩子可是她從小看到大的,根本就不適合柴米油鹽。

她父母也是老早就看出了這一點,硬是把她給寵愛到連開水都不會燒的地步。

甚至暗自決定將來一定要他的女兒找個會照顧她,對她好的男人,繼續寵愛下去。

袁玉萌看到阿姨不可置信的樣子,哪敢說是有人威脅她的,只能癟着嘴,情不願的說是學校要求的,自己也很感興趣而已。

經過袁玉萌再三的苦苦哀求後,阿姨終於答應了,在一旁拿出剩下的菜指導着自家的大小姐。

一番操作後,袁玉萌驚呆的看着面前亂七八糟的廚房,一旁還被火燒焦的筷子,實在不敢承認是自己動的手。

特別是看到自己辛辛苦苦炒好之後的菜色,簡直就是慘目忍睹,無法下口。

甚至還散發出奇怪的氣味,令她捂着鼻子,直接給扔進了垃圾桶。

擦了擦臉上滿是污垢的臉頰,對着阿姨堅持道:「今天晚上就先練習到這裡為止,阿姨,你辛苦了,明天早上再教教我。」

「這……」阿姨一臉的難為情,她也算是知道了,小姐是真的沒那個廚藝啊。

「阿姨,你明天就繼續教教我嘛、阿姨~」袁玉萌當著阿姨的面撒嬌着,一口一個甜膩的阿姨,硬是把她叫的心花怒放了起來。

………………

凌晨,袁玉萌躺在床上,嘴裏還喃喃自語道:「顧聖銘、顧聖銘你別這樣,顧聖銘,不是你的錯。」

只見夢裏面已經成年的顧聖銘參正在參加女孩的葬禮,眼裡的死寂和恨意在不斷壓抑着。

突然,趁着所有人都沒有反應過來,衝到了另外一個男人面前,一把提起他的領帶。

「萌萌走了,她走了,都是你害的,你害的。」

一拳就打在了男人的臉頰上,對着男人更是拳打腳踢。

完全不留任何餘地的往死裏面的打。

「銘少、萌萌死了對我們所有人來說,都是一種遺憾,只是我們活着的人,要努力向前看去,不能總是去回憶過去,萌萌其實沒有死,她會永遠的活在了我們的心裏。」

林靜怡抱緊了發怒的男人,眼裡的愛慕令所有人都感覺的到。

「滾、」

隨着時間的沉澱,顧聖銘穿着一身黑,竟然比一旁已經是頂流巨星的柏辰宇更加耀眼,修長的身軀挺拔筆直,加上神秘的身世,透露着與生俱來的高貴,讓人高不可攀。

實在想像不到面前的男人,曾經會是學校里出了名的校霸。

「銘少,辰宇的內心比你更加痛苦,畢竟那是他的妻子,出了這件事了,他更加不好受,您應該要好好體諒他。」

一旁穿着一身低調的長裙,哀愁的臉蛋竟然和袁玉萌有幾分的相似,只是氣質上格外的細緻清麗脫俗,簡直不帶一絲一毫的人間煙火味,但眼裡的算計,還是讓顧聖銘看了個明白。

「柏辰宇,這就是你一直當寶貝一樣藏着的人?呵、也不過如此。」

顧聖銘掐住男人的脖子,看到男人因為窒息而掙扎着,內心十分的愜意。

「柏辰宇,我後悔了,當初我就不應該放棄萌萌,我就應該將萌萌從你手裡搶過來,你根本就不配得到她。」

「銘少、你快鬆手,辰宇、辰宇快不行了。」

原本淡定的女人怎麼也想不到面前的男人真的會為了那個毛丫頭痛下殺手,特別是看到自己心愛的男人臉色開始發青,她十分的着急。

「銘少,你快住手,萌萌要是知道的話,一定會傷心的。」一旁的林靜怡臉色大變,趕緊抓住男人的手。

「銘少,萌萌已經走了,你就讓她安心的走下去吧。」

銘少,回頭看看我吧!袁玉萌她不喜歡你,我喜歡啊!

喜歡了你這麼多年了,為什麼你就不肯好好回頭看看我呢。

袁玉萌就有那麼好嗎?

即使是死了,卻依舊能讓你這麼念念不忘嗎?

銘少,求求你回頭看看我吧。

我愛你啊!

我是愛你的,銘少。

林靜怡痴情的望着痛不欲生的男人,轉頭看向屬於袁玉萌的畫像。

突然嘴角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現在終於再也沒有人能跟我搶銘少了,銘少,你終於是我的了。

「顧聖銘,不要、你快放了他,別為了我殺人,不值得的,顧聖銘。」

床上的袁玉萌無意識的叫着,眼角不斷流着淚水,痛苦的捂着自己的心口。

夢中英俊的男人並沒有聽見袁玉萌的呼叫聲,但內心突然有什麼東西,觸動了起來。

獃獃的放下了快要窒息的男人。

突然一個跨步走上台,搶走了擺在桌子上屬於袁玉萌的骨灰罈,離開了慌亂的現場。

「銘少、銘少你要去哪裡?等等我、等等我。」

林靜怡看着心愛的人慢慢消失在自己的視線中,連忙站起來身,跟在了他的身後。

可是奈何男人的腿太長了,無論她怎麼追隨着,都始終追不上去。

最後,只能獃獃的看着男人離去的背影。

為什麼!為什麼!

袁玉萌,為什麼你死了都不放過銘少!!!

你究竟給銘少下了什麼迷魂藥!

她怎麼也想不到,即使是袁玉萌永遠的離開了他們,她給銘少帶來的影響,還是非常的大。

袁玉萌,你可能永遠也不知道,顧聖銘的背景吧,你何德何能能讓隱世家族的嫡子,對你念念不忘啊,要知道他背後的實力不是我們都城能隨意想像得到的。

毫不誇張的說,他可是有皇位繼承的人。

每個地區都有着他們家族不可撼動的地位。

更何況,他還是那麼痴情專一。

只要一想到能和這麼優秀的男人共度一生,林靜怡就忍不住激動。

沒有人知道,壓垮袁玉萌最後一根救命稻草的,也是她在背後行動的,其他很大一部分都是來源於她。

甚至毫不誇張的說,袁玉萌為什麼會和柏辰宇在一起,也是她在背後指點的。

所有的一切都如她所計劃的一樣,包括她算出來袁玉萌最後會剛烈的自盡。

也源於她在背後發給她看的視頻,柏辰宇和他的白月光不雅的視頻。

而她,機關算盡了一切,也不過是想要得到顧聖銘的痴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