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追妻後祁少甘心當替身
追妻後祁少甘心當替身 連載中

追妻後祁少甘心當替身

來源:google 作者:橘子糖甜膩膩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姜唯寧 現代言情 祁今寒

結婚三年,祁今寒始終不願給姜唯寧一絲溫暖,那一日心灰意冷的她終於對男人提出了離婚展開

《追妻後祁少甘心當替身》章節試讀:

果然,祁今寒對她滿是厭惡,避之不及。
大學校友聚會,她和祁今寒出席,醉酒後莫名其妙滾了床單。
事後祁今寒表示,他很滿意姜唯寧的表現,但祁家少夫人的位置,她還不配。
富家公子哥,誰沒養幾個小情人。
姜唯寧愛他,自然無法拒絕。
可後來情人踩着心上人上位,這對高高在上祁少來說,是無法言說的恥辱。
為此,姜唯寧忍氣吞聲,逆來順受,放棄了獨立的事業,放棄了自己一切不符合祁今寒「預期」的自己,只為了讓祁今寒不對自己遷怒。
也為了,更像祁今寒的白月光。
「你也想離婚吧?」
到底還是不甘心,姜唯寧突然開口,強忍着眼眶的酸澀,「反正寧瑤回國了,也該給她一個身份了,不是嗎?」
手指處猩紅肆意,姜唯寧有點分不清是手痛還是心痛了。
她只知道,寧瑤回國了。
幾個小時前,她收到了一張親昵的床照,照片的主人公就是自己的丈夫和他放在心尖尖上的白月光。
原本是不信的,寧瑤都出國三年了,怎麼會突然回來?
可祁今寒身上的香水味,他愈發疏遠的態度,都讓姜唯寧無法再欺騙自己了。
走到門口的祁今寒突然腳步一頓,隨後,轉身回到姜唯寧面前,一把將人從地上拽起來。
男人不耐道:「你派人跟蹤我。」
「姜唯寧,你怎麼敢的?」
祁今寒咬牙切齒,情緒外露,「替身就要有替身的自覺,三年前的事,你以為我會允許再發生一次?」
海城無人不知,祁少掛在心尖白月光,三年前,被祁老爺子一聲令下送出國。
也正因為如此,祁今寒才迅速從祁老爺子手中奪了權力,成了海城富二代里最早接手家族,如今赫赫有名的商界霸主祁少。
可權力到手了,人卻丟了。
這些年,祁今寒身邊女人來來往往的,都左不過像一個人。
甚至,包括自己。
寧瑤,祁今寒的白月光,也是姜家的遠方旁親,姜唯寧的表妹。
姜唯寧渾身一顫,用力將祁今寒推開。
「我說過了,當初寧瑤出國,和我沒關係。」
她可以接受自己代替寧瑤,但卻不願,平白受了這份冤屈。
突然,祁今寒伸手,用力捏住姜唯寧的下巴,俯身冷笑。
「寧瑤前腳出國,你後腳就被老爺子帶回家指婚?
你當我傻嗎,姜唯寧!」
溫熱的氣息噴洒在姜唯寧耳旁,令人渾身發麻,心頭一顫。
「我沒有,寧瑤出國和我沒關係,當初……」姜唯寧瀲灧的杏眸里滿是失望。
解釋的話語說了一半,戛然而止。
解釋,對偏愛無用。
姜唯寧深知,祁今寒的偏愛不是她。
「你走吧,離婚協議書我會簽好字寄給你。」
她覺得好累,突然間就失去了爭執的**。
姜唯寧越過祁今寒,忽略了男人眼裡的複雜,打開房門。
誰知,走到門口的祁今寒卻大手一揮,將姜唯寧推到牆邊,不管不顧的吻了過來。
姜唯寧側身躲過。
「怎麼,不願意?
這不就是你想要的嗎?」
祁今寒冷哼,一副很懂姜唯寧的模樣。
這些年,姜唯寧留不住祁今寒的心,便只能想辦法留住他的人。
所以,她知道祁今寒拿自己當什麼。
外人眼裡她是海城最幸運的女人,豪門祁家的少夫人,可只有姜唯寧自己知道。
她不過是祁今寒的床上用品而已…… 甚至,連那些被允許拿錢借權的小情人們都比不上。
察覺到懷裡人的走神,祁今寒不滿的捏住姜唯寧的下巴,「別裝清高,再說,我們也還沒離婚不是?
法律上,這叫自覺履行夫妻義務。」
姜唯寧怔住,不愧是祁今寒,商場上殺伐果決的精英權貴。
就連宣洩情緒,都這麼有理有據。
「婚內也可以拒絕,祁少忘了也有法條支持!」
可今時不同往日了。
姜唯寧抵在胸膛的手掌依舊用力,在男人侵略性十足的唇狠狠壓上來之前,她固執的再次偏頭避開。
炙熱的空氣瞬間冷冽。
姜唯寧仰着頭一臉決絕,她清晰的感知着自己砰砰的心跳聲。
如果沒有記錯,這是她第一次拒絕祁少寒。
話說出口,好像也沒那麼艱難。
不過是祁少寒盯着自己的眼眸又冷了一些,拽着她手腕的動作又加劇了幾分。
「婚房登記在我的名下,所以……」姜唯寧抿唇,打開房門,「請祁少離開我的家。」
話音剛落,男人周身凌厲的氣息又深刻了幾分。
姜唯寧吃痛甩開束縛,好看的眉頭盯着祁少寒愈發緊蹙,「祁少是想出爾反爾?」
一瞬間,那個曾經乖巧順從的姜維寧蕩然無存。
「好,姜唯寧,你好樣的。」
祁少寒徹底失去了耐心,沉吟片刻後,壓下眸中晦暗的神色轉身離開。

《追妻後祁少甘心當替身》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