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總裁溺愛霸道總裁賴上我
總裁溺愛霸道總裁賴上我 連載中

總裁溺愛霸道總裁賴上我

來源:google 作者:果果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古宗澤 史玉鏡 現代言情

史玉鏡怎麼也沒有料到,那一晚,自己竟然會被未來小姑子算計昏暗的房間里,女人口中展開

《總裁溺愛霸道總裁賴上我》章節試讀:

奮力地揉揉眼睛,睜開,不是幻覺,再用力揉一次,把眼淚都給揉出來了。
如此反覆幾次,每次睜開眼睛,眼前的人都沒有成為一抹泡影散去,是真實存在的人。
「不會那麼倒霉吧......」確定了自己沒有做夢的史玉鏡,瀕臨絕望,她可真的是料想不到,和自己荒唐了一晚上的人,是自己的大老闆。
真謂是瞎貓撞上死耗子,天有不測之風雲...... 「西思,先出去吧!」
岑雲世用玩味的目光打量了史玉鏡一眼,將她猶似遭受天雷滾滾地襲擊的錯愕、絕望的表情盡收眼底,嘴唇微勾,視線越過她的身體落在了她的身後,對着陪同她進來的西思吩咐道。
微微鞠躬,西思一言不發地退了出去,順手把門帶上,把兩人關在了靜謐的空間里。
「我不多廢話,簽了這個。」
岑雲世不是喜歡拐彎抹角,說一大堆沒用的鋪墊開場白,拿過桌子上放在一旁的一沓文件,輕輕一甩,扔到了她的面前。
被他的話拉回了思緒,史玉鏡聽到岑雲世第一句不是說要炒她魷魚之類的,心裏安定了些許,可又聽到他喊她簽什麼文件,一下子心又提到了嗓子眼上。
身體向前傾去,眼眸低垂,視線落在那份文件上邊,封面寫着的是契約書三個字。
嗯?
好像不是解僱書什麼的。
躁動的心再次安定了下來,史玉鏡疑惑地抬起眼眸快速地打量岑雲世。
只見他雙手手肘撐在椅子扶手上,身體往後仰,倚靠在椅背,十指交錯交合,輕輕地抵在他的鼻下,一雙因久經商場而變得睿智的眼睛緊緊地盯着史玉鏡,周身散發出令人不可忽視的氣場,威嚴而富有逼迫力。
他的視線就好似可以把人看透一般,令史玉鏡渾身毛毛的,不敢造次,也不敢多說話。
快速地拿起那份文件,拿到眼前翻動,用最快的速度將內容一掃而過,越看,她心裏越氣。
女漢子的性格使然,史玉鏡對於這份美其名曰契約書的賣身契,很有拒絕的想法。
「岑雲世,就算你是老闆,你也不能『逼良為娼』啊!」
「啪」的一聲,史玉鏡很氣魄地把那份契約書摔在了桌面上。
「哦?」
見她這麼有骨氣,倒是讓史玉鏡有幾分驚訝,但轉念一想,可能不過是這個老手的手段罷了,想要從他的身上獲取更多的東西。
「史玉鏡小姐,或許,我該叫你財迷小姐,用盡各種方法攬財,不就是為了滿足你貪婪的性格嗎?
人都是虛榮的,正好,我缺一個未婚妻當擋箭牌,完成任務,你有報酬,何樂而不為?」
輕挑眉頭,岑雲世給她分析其中的利益。
放屁!
史玉鏡差點就想沖岑雲世罵出這兩個字,但終究還是忍了下來,瞄了瞄那份賣身契,再把目光放回到勢在必得的岑雲世身上。
她清楚他為什麼選上她,無非就是剛好共度一夜,又是他手底下的員工,求個方便而已。
然,賣身契里很多內容都是針對他而言,對他有利,而明確規定不允許他對她做什麼的條款,一向都沒有列出來,簽下來,危險大大的,史玉鏡不是傻瓜,怎麼能輕易答應?
史玉鏡雖然愛財拜金,但是也明白「君子愛財取之以道」這個道理,她賺的每一分錢都是靠自己的本事和努力。
為了錢出賣自己的原則,這不是史玉鏡。
「對不起,老闆你還是找別人吧!」
面對如此誘惑的條件,成為岑雲世的未婚妻,是多少女人都夢寐以求的?
卻被史玉鏡這麼毫不在意地推了!
欲擒故縱!
手段,套路!
岑雲世嘴角的笑意更濃,沒有把如此傲骨錚錚的史玉鏡放在眼裡。
想不到還遇到一個這麼懂得玩手段,抓人心的女人,岑雲世覺得自己找她當未婚妻可能有些趣味。
「財迷小姐,你如果不答應,我會炒你魷魚,你這樣的小員工,多一個不多,少一個不少;再者,我會下達封殺令,以後,沒有人會再僱用你。」
岑雲世低垂眼眸,玩弄着適才抓起在手上的那支鋼筆,語氣冰冷平淡,但說出的話卻震撼無比,深深地撼動了史玉鏡的心。
欲邁開的步子頓了一頓,她僵在原地,由於太過驚訝於岑雲世的處理手段,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沉默在了那兒。
「噢,聽說財迷小姐的錢都放在信用卡里吧!
不介意,我可以幫你把錢刷了啊!」
凍結別人銀行卡,秘密轉移資金這種事,對於岑雲世來說,簡直是小兒科。
「你!」
「簽了,對你而言,沒壞處。」
不給她任何發作的機會,氣勢凌人,霸道無比的岑雲世,把契約書往前一推,逼迫她做出決定。
然而,實則上,她無路可選。
要讓一個財迷乖乖聽話,莫過於奪去她最珍視在意的東西。
咬牙切齒,史玉鏡恨恨地看着岑雲世,眼前這個男人,要什麼女人沒有?
關於他的緋聞,她早就聽說過一大摞了。
偏偏被她惹上,真的是倒霉中的倒霉。
把怒火在自己的肚子里消化掉,情緒漸漸穩定下來的史玉鏡,恢復了理智的她,清楚自己無路可選,只好做出妥協。
「要我簽可以,但契約有效過程中,我有權利提出加價。」
廢話,如果他要她做出什麼出格的事情,到時候虧的是她,一分錢也撈不到,沒好處的事情,史玉鏡做都不會做。
當然,她提出這點,實際上是為了避免岑雲世藉此提出過分的要求。
「好。」
不做任何思索,岑雲世很爽快地答應了她。
「還有......」 本以為她就這麼一個條件,不在乎給她多少錢的岑雲世並不在意她剛才所說的條件,給足夠的錢就能辦妥的事,不值得他費腦筋,然而史玉鏡沒完沒了,得寸進尺,令他眉頭微蹙,顯現出了不耐煩。
自顧自說話的史玉鏡沒有察覺到岑雲世變化的面色,仍然在繼續接下來的話語:「如果要以你未婚妻的身份入住你家什麼的,我要拖家帶口。」
把史荷東一個人留在家裡,史玉鏡始終不放心。
這一簽,賣了身,說不定就是變相的禁錮,何時是個頭?
她必須把史荷東留在自己的身邊。
「行。」
聞言,還以為她提出什麼過分的要求,史玉鏡的背景他調查過了,家裡只剩她和她弟弟兩口人。
其實他選中她的原因,另有隱情,天大地大,岑雲世這一輩子,都想不到,自己會遇見史玉鏡。
得到他的保證,史玉鏡不動聲色地按掉兜裏手機的錄音,淡定地走到桌前,找了支筆,爽快地簽下了自己的名字。
「回家收拾,今天就搬來御園,西思回去幫忙,還有,御園裡會有人教你怎麼做。」
拿過契約書滿意地看着上邊的簽名,岑雲世按了呼叫讓適才那個叫西思的男人進來,淡淡地吩咐道,儼然一副主人的模樣。
「那我的工作呢?」
這才剛簽下就被使喚,史玉鏡傻眼了。
「帶薪保留,飾演我的未婚妻是你的新工作,會給你請長假。」
「呃......」 大老闆的辦事效率還真是不得不讓史玉鏡佩服。
既然岑雲世什麼都安排好,沒有後顧之憂的史玉鏡回家,和史荷東簡單地說明情況,收拾好東西,家裡清貧,也沒幾樣東西,以後總是要回來住的,史玉鏡便先交付了一年的租金,保留房子,帶了幾件衣服就上了西思開來的車。
車內,氣氛壓抑,三人相對無言,史荷東的面色在得知自己的姐姐要去給人家假扮未婚妻,雖然史玉鏡省去了很多細節,沒有跟他詳說,但他依然猜出來這其中有貓膩。
「姐,有必要為了我做到這樣么?」
史荷東深知,是自己拖累了史玉鏡。
身體一怔,坐在他身旁的史玉鏡沉默片刻,緩緩伸出手,覆上史荷東的手背。
「我有自己的原則的,你知道的,這件事,只是個意外,我很無奈。」
說完,眼睛瞄了瞄前方駕駛座的西思,從後視鏡中沒看到他神色有什麼異常,但史玉鏡還是擔心他會把自己的話告訴給岑雲世。
為了史荷東,她也只好豁出去了。
反手回握史玉鏡的手,史荷東轉頭,眉頭緊皺,眼神堅定地看着她,那眼裡給她傳達的信息,是他會保護她的。
頓時,史玉鏡心裏暖暖的,這世界上,或許就只剩下史荷東,能唯一對自己信任,對自己關心愛護的人。
「到了。」
煽情間,車已經停了下來,背起背包,兩人走下車,被眼前岑雲世口中的「御園」的這幢輝煌而別緻的建築給怔住了。
果然,資本家都是吸血鬼,這地方,和自己住的出租房,簡直是一個天堂,一個地獄。
史玉鏡在心裏恨恨地唾棄了岑雲世一番。
「夫人,請進去吧。」
「呃......好。」
驚恐地看着改口的西思,史玉鏡想糾正,可是畢竟自己也算是名義上的,沉默地生生吞了下去。

《總裁溺愛霸道總裁賴上我》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