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綜漫:從鬼滅開始劍聖
綜漫:從鬼滅開始劍聖 連載中

綜漫:從鬼滅開始劍聖

來源:google 作者:火龍果之魂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古川城 遊戲動漫 火龍果之魂

(黑暗風,殺伐果斷)東京都市宅男,失去工作心灰意能之時,接觸系統,成為繼國緣一的後人,燃起心中對劍法的渴望這一世他要邁向極境,在成為劍聖之旅上巔峰造極展開

《綜漫:從鬼滅開始劍聖》章節試讀:

一旁的蝴蝶忍,看着倆人的交戰後。感悟到古川城意思是沒有將他們視為敵人

蝴蝶忍深感荒謬之餘,真不知該笑還是哭。

先前那幾波針對他們的攻擊,雖然沒有直接下死手,但那威力可不是開玩笑的。

終究還是太過弱小了,沒能保護好姐姐,蝴蝶忍看着倒在地上眼帘越來越重的姐姐,蹙起眉頭,心裏暗暗道。

這般大起大落,又向她狠狠揭示了實力為尊的真切道理。

在這個世界裏,要是沒有足夠的實力,就只會成為被人隨意揉捏的軟柿子。還好姐姐只是力竭而已並無生命危險。「必須快點,完善蟲之呼吸了。

抱着姐姐帶入不遠處的居住地,看着姐姐接受鬼殺隊員的治療後,思索許久,胡蝶忍召喚來鎹鴉。將

給主公發了消息說明了情報。

自己和姐姐花柱近乎沒有任何抵抗力就被擊敗了,敵人疑似十二鬼月。

之後又將其身體特徵記錄了下來,戰國武士袍深黑色的眼眸,身高1米8……

其實蝴蝶忍明白,主公的選擇,作為鬼殺隊天然的與鬼作為對立面。

即便內心再怎麼不想為這種怪物為敵甚至帶着份感謝,但是下手依然不會留情面,鬼殺隊大家或多或少都被,厲鬼殺過至親,失去至親的痛苦與憎恨便是鬼殺隊存在的理由。

而主公則是這一切的紐帶,他真的能抗住質疑,接受這位變為鬼的隊員。看着飛遠的鎹鴉,憂愁的嘆了口氣。

————————————————————————————————————-------------

在回去的路上,古川城腦海中系統產生了迴音,叮你已經觸發唯一成就任務【擊敗6名柱級武士及以上的人員,向這個世界宣布輪迴者的到來】

獎勵:虛空生物--克格汪。

戰勝花柱普通獎池抽獎機會+1,輪迴幣+100,經驗+1000;

打開了面板目前人物卡為

姓名:古川城

等級:7級【100/600】

攻擊:12000

血量:34000

等階:柱級武士

狀態:惡鬼化

技能:(為平衡任務難度,已經默認使用原粹藥劑,免疫負面效果,宿主可以暫時擺脫無慘的精神控制。)

技能日之呼吸【殘缺】

全集中呼吸

通透世界【初步感知】

【目前為1級獎池】可花費300輪迴幣升級獎池.

沒有直接升級獎池,而是選擇先攢着因為自己也不清楚這究竟劃不划得來。

輪迴幣商城裡有守護者之套兌換點數1500。

套裝效果:生命+10%,攻擊+5000

技能:接下來2分鐘內獲得30%的傷害減免。

限時白鬍子人物卡:3分鐘內獲得白鬍子的能力。

點數:1000。

寵物升星卡:500兌換幣

這是個和那個限時任務獎勵相關的材料。思索了片刻古川城並沒有直接升級獎池,兌換商店裡,守護者之凱這種固定屬性套裝

很誘人現在攻擊才12000,而守護者之鎧足足加了5000,況且自己也願意去和命運博弈擊敗黑死牟這種強者那掉落的獎勵更是不可估計!

之後古川城使用了抽獎機會

叮!你已獲得忍術:水化之術。(鬼燈一族特有,身體華為水液免疫物理攻擊,時限5min,冷卻2小時)

看到這個術,心裏一喜,火影忍者的技能在這種關鍵時刻用得好,甚至相當於小無敵。

看這自己技能欄又多了一個,終於感覺到身為掛壁的自信了。

然後如腦中所想,身體可以自由控制變成水,然後再度聚合。

無慘啊,還有產屋敷你們作為幕後黑手還不夠格。無慘能把光前三席上弦戰力都碾壓鬼殺隊的好牌打的稀爛,動不動就裁員的屑老闆。至於產屋敷無論是疾病還是對付無慘都得用盡全身解數,古川城也不覺得他還有什麼牌能夠算計到自己。

唉感嘆道同類人太少,不過也好,自己的變強的目的就更容易達成。

整個鬼殺隊鬼殺隊那邊唯一值得注意的只有,岩柱這種頂級存在,如果看到我,是否會提前覺醒出斑紋。不過就算覺醒斑紋自己也不相信他會提前把斑紋用在和自己對戰上,就算原著也是迫不得已和黑死牟交戰罷了。打不過還跑不過嗎,自己可沒黑死牟那麼自傲。

大老遠處,愈史郎看着這個最近總是出現在珠世小姐面前的傢伙又氣又無奈。

「這個傢伙這種虛偽的笑容又在策劃什麼危險的計劃。珠世小姐,對不起我太弱了。」

珠世看到愈史郎這副模樣「放心吧,他也不是沒有城府的人,我和他也只是合作關係。」

對於愈史郎,平時也對自己言聽計從只是一碰到關於自己的事,他就控制不住自己了。

珠世看着這個在陽光下的行走的同類,說道:「真羨慕你,還能在陽光下行走。」笑盈盈的打着招呼。

「你繼續研究下去,也總有能夠像我一樣的一天。」古川城回應道。「我要走了,這個地方的鬼殺隊已經被我趕走了,短時間內這片區域應該很安全,我要去京都一趟,根據我情報來源,應該會有十二鬼月出沒。」

愈史郎聽到後,喜悅直接從臉上溢出,太好了。

古川城感受到抬頭看向他,「你似乎很討厭我啊?」

「沒有,沒有」然後愈史郎跑到屋內。

珠世則是滿臉驚訝「柱嗎,你沒有殺他們嗎?」「我還不準備和他們站在對立面,當然我也不怕和他們為敵,如果他們容不下的話。」珠世明白古川城是自己的強援,然而自己現在還幫不上忙。

離開之後,古川城前往了日本京都,古時候也叫做平安京,這個剛剛經歷明治維新的城市,已經有很多工業化的模樣。工廠的污水,直接排入海域中,儘管不少人反對,**依舊選擇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為了新**的統治,暴力鎮壓強行提升軍火儲備是無論如何也不能抗拒的。京都城市**軍,軍長山田村正皺着眉,點燃的雪茄冒着濃煙在狹小的房屋內蔓延。

「軍長大人,那個新選組的佩狼,死而復生,近日我們一隊50名士兵去反擊,被那個傢伙身上長滿火槍直接死傷過半。」

「你想說什麼,說這傢伙是鬼是嗎,你記住死人是不能復生的。」山田村,睜大着眼睛瞪着眼前這個留着胡茬的士兵。

士兵口水一咽,彎着腰「請您饒過我的愚蠢。」「會有人處理的,我已經聯繫了鬼殺隊。」「上次的兩個鬼殺隊成員,根本沒有任何抵抗力就被殺了。」「好了,會有人處理的,你不用多問了。」

如古川城想的一樣,鬼殺隊必然和**有着合作,無論是金錢來源,還是堂而皇之的武裝力量,都需要得到日本**的認可。

更不用說熱兵器根本無法對鬼造成威脅,只有日輪刀靠呼吸法增強上面的太陽力量才能殺死鬼,而日之呼吸也是因為其高烈度的太陽力量才能對鬼造成毀滅性力量傷害速度大於鬼的恢復速度。然而有多大力量,就有多大副作用,日呼武士的凋零與其巨大的副作用有着必然的聯繫。

「希望這次的武士,能夠平息這次鬼患吧。「自戰國初到現在日本真正的高階級其實都明白鬼的存在,但也不會承認,除了引起民眾恐慌外並沒有用處,尋常士兵也無法反擊。這造就了鬼殺隊的特殊地位。

「不用了,你可以跟我合作。」一直靠在窗邊,注視着下方動靜的古川城,從窗口躍入屋內。房間里的士兵很緊張,立刻舉起槍。「有敵襲。」

山田村舉起手,對屋內的士兵說道「不用了,你們都出去吧。」

「你有信物嗎」山田村說道,「我沒那玩意,原因我不想解釋你幫我找一個人,以後有些小忙如果可以,也希望你幫我。當然,你也可以不信我,不過我依然會讓你幫忙,你可以看做是威脅,當然你可以試試能不能解決我。」

山田村抬起頭,深深的看了古川城一眼。經驗告訴他,這個男人確實有着不同於尋常武士的強大,能坐到軍長的位置,也不是單靠關係。

「可以,不過一切等你完成屬於你的任務,我們再說這些。」他站了起來,白色手套拍了拍軍帽,不卑不亢的回答道。

「對了我叫古川城,下次見面我就不用這種方式了。」於是古川城又再次從這個窗戶跳了出去。看着古川城,一副反正你也不敢對我出手的表情,山田村,眼睛乾脆一閉直接當做看不到。

——————————————————————————————————-

午時,產屋敷耀哉靜坐在屋內,旁邊產屋敷天音正給耀哉整理衣服。

打開了來自蝴蝶忍送來的信件,產屋敷耀哉陷入了沉思。在自己昨天晚上突然感受到的未來,繼國平川與鬼殺隊幾柱一起與惡鬼對抗。「等等,為什麼未來發生了改變。」這個世界像是突然多了一個人一樣,自己認為的未來甚至發生了改變。

預知在家族歷史上真的有過不準嗎?可惜父親已經去世,自己也沒辦法詢問。信件中詳細的寫着繼國平川的成為鬼後對鬼殺隊的表達的善意。

這是無慘的計劃嗎?很快耀哉否定了自己的想法,自己一族與無慘成為敵人近乎千年,無慘心中對人類的厭惡和本身的自負,是不可能做出這種行為的。

也就是說鬼改變了無慘對自己的控制嗎?不過他太強大了,連花柱都毫無反抗之力的敗在了他手上。至少現在自己還沒有把握將鬼殺隊的位置暴露給他。

上弦,鬼殺隊已經很久沒有打敗過一位上弦了。而鬼殺隊的歷史也是充滿了悲哀與殘酷,至今已有的幾百名就已經死在了上弦手上。

嘆了口氣,揉着頭疼的腦袋,耀哉選擇暫時把繼國平川的事情放在一邊。鬼殺隊現在還不夠強大,還需要時間來填補戰力空缺。

自己根據預知選擇出的種子還不夠成熟:甘露寺蜜璃,不死川實彌,悲鳴嶼行冥,伊黑小芭內,真菰以及年輕一代最出色的錆兔……;相信這些孩子會承擔起鬼殺隊重任,打破千年的宿命。

接着又打開了來自京都鬼殺隊員傳來的信件,念道:「京都……十二鬼月佩狼。」

最近並不太平,對付下弦讓煉獄槙壽郎去吧,無慘的勢力正在逐步變強,耀哉輕輕咳嗽着,決定派遣一個老牌強者去。煉獄槙壽郎,這個任務就交給你了。

蝴蝶姐妹,不知道他們身體怎麼樣呢,下午我親自去看看他們吧。

————————————————————————————————————————————-

幽暗的庭院,紫黑色衣袍上,沾着些血跡,身前躺着一具遺體,黑死牟摘下這個約莫1米8男人的面具。

蒼老的面孔上,桀驁不馴的眉毛,在空中飄揚。肚子上划過一個口子,身上橫七豎八的撕裂着口子,像是生物啃食過的痕迹。即使死亡,依然能感受到他身上狂暴的烈風,旁邊特有的面具代表着他是,前任風柱培育師。

一個十幾歲的少年抱着師傅的身體沒有發出任何聲音,但是緊握的雙拳,依然能表明他的憤怒。

黑死牟保留着戰國時的坐姿,提起了茶壺往杯子里倒水,茶葉好像是才採摘一樣,升騰起陣陣煙霧,像生前一樣懷念着生前的種種。在喝完眼前這杯茶後,黑死牟緩緩說道:「他很了不起,即使 身體這麼年邁,腳掌上的筋脈被斬斷,依然憑藉著意志力靠着通透世界與我周旋這麼久,估計也是上一屆鬼殺隊中最強的柱。

可惜人類身軀太過弱小,有着身老病死,終其一生亦無法達到武道終點。靠着可笑的傳承又能傳承多久。」

「在我面前,依然能夠這麼久不顫慄,看來你的心性和智慧的確能夠值得讓他為你支撐這麼久時間。」

緊接着,黑死牟割開手腕,將血灌入眼前孩子口中,孩子驚恐的反抗着,雙手無論如何用力都無法反抗。

「其實,我留你性命,還有一個原因作為我的後人,我想讓你一起加入我們光榮的進化。很快你就會明白人類的堅持是多麼幼稚和可笑了。」

男孩在地上掙扎,身體血管膨脹,手臂變得粗壯,又立刻縮小。很快血液從男孩全身上下湧出,瞳孔變大,時透有幸捂着腦袋慢慢的放棄了掙扎似乎停止了活動。

黑死牟看向眼前一幕,感嘆道:「可惜你的身體太弱,沒能接受轉變。」

「大人」黑死牟向後面的藝妓模樣的無慘行了一禮。

在漫長的時間之中,無慘見過太多的悲歡離合,除了利用身份去探尋青色彼岸花痕迹外,用人類身份體驗時間流逝,給空虛生活填充一下新的樂趣。

「唉,要是所有人都像你這麼省心就好了。下弦不過是群廢物,這麼多年來沒殺過柱,甚至成為柱的晉陞的條件。」

無慘不滿的抱怨道,靠着血脈頓時間所有下弦都感受到壓抑。「無慘大人」,下弦除了累全部捂着脖子。

「你們給我聽好了,再看不到你們的成績。下弦的位置可以讓出去了。」

「這次來是來跟你說件事情。就在剛剛,我突然感受到一個很強大鬼從我這裡斷開了聯繫,估計是和珠世那個叛徒有了聯繫,這次請你去找到他們,記住珠世一定得讓她活着。至於那個叛徒就殺了吧。」說完,無慘皺了皺眉頭。

本來無慘在最初的時候突然感受到這個鬼的氣息,便產生了興趣,不知道何原因似乎被什麼東西阻斷了。然而在血鬼術使用瞬間,又再次感受到了大概的方位。那個時刻無慘已經在人類公司中找到了青色彼岸花的痕迹,本想着處理完這件事就來確定這個鬼是誰,沒想到徹底斷開了聯繫。

說完無慘把對氣息的感知傳遞給了黑死牟。

「明白了」黑死牟起身道頭向下一低,表示尊敬,背對着從無限城離開。

看向黑死牟,無慘若有所思的看向了倒在地上的時透有幸,感受到最近的背叛,良久後又把自己的血用水稀釋後,灌入倒在地上的鬼。

給你一條命小鬼,活下來憎惡生者吧。

門上蠕動的眼珠裂開了個口子,周圍的環境驟變,一棟棟高聳的房屋不規則的排列在前方,無慘身軀融入無限城中。

地上趴着的時透有幸站了起來,嘶吼一聲,向著趴着的老人軀體咬去。如野獸般吞咽的聲音傳來,沒過多久地上只留下了一堆枯骨。

良久後時透有幸,恢復了理智,眼前只剩下師傅的枯骨。然而可悲的看到眼前的枯骨時透有幸感覺到愧疚,但是憎恨卻怎麼也產生不起來。每每細想,就如鑽心一樣的痛苦,身體中產生的暴虐氣息。向無限城深處跑去

快速移動之時,無慘看了看無限城內的童磨,「童磨既然你也在,這個小鬼就交給你了。」

聽到無慘的命,感受到新生又強大的鬼,童磨心中瞬間產生一股玩味,虔誠的說到「又一個小傢伙得到了救贖了呢。」

面露無憂無慮的微笑,話語沉穩而柔和。雙手抬起扇子,遮住了嘴巴。「就讓我來陪你玩玩吧,小鬼。」

隨即提起金色的手扇,發動血鬼術冰晶,向時透有幸打去。